香港城门河再现死鱼潮 清洁工1天捞1吨漂浮垃圾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6020110072246.jpg>沙田大围近文礼阁对开再次发现大量死鱼。&nbsp&nbsp&nbsp&nbsp据香港《大公报》报道,香港沙田城门河再次发现大量死鱼。自去年底爆出死鱼潮后,上月中一度情况好转,但近日再次发现大量死鱼,除沙田文化博物馆对开为“重灾区”外,约一公里远的大围文礼阁对开亦遭殃,鱼尸遍野,臭气熏天。食环署指出,清洁工昨日共捞起约成吨漂浮垃圾。
有食环外判清洁工表示,连日来已清理了过百袋死鱼,每袋至少有50至60斤(约30多公斤),累积已达3吨死鱼。鱼尸当中以“黄鱼”为主,亦间中见到“乌头”,部分更是达10多斤重的大鱼。
1月31日下午,记者到现场采访,发觉河水由沙田涌向大围,死鱼亦随之而涌入,一直由文化博物馆对开河面延绵而至,仍未知鱼类集体死亡的原因。有居民指出,大围河段死鱼问题时好时坏,上月中曾有好转,但近日死灰复燃,幸而天气冷臭味未有严重扩散。
食署清垃圾&nbsp环署抽样本
食物环境卫生署发言人表示,署方昨日已安排外判清洁承办商到河里清理漂浮垃圾,共清理约一吨漂浮垃圾,包括垃圾、鱼尸及植物等。食环署会继续安排承办商提供有关服务,以免河道上漂浮的鱼尸影响河道的环境及水质。
环保署发言人称,知悉城门河的鱼类死亡事件后,已派员进行实地视察及抽取河水样本,暂时未有报告结果;渔护署亦在接获环保署通知,有关城门河的鱼类死亡事件后,已派员抽取及检验城门河的多个水样本。
新界渔民联谊会理事长黄容根表示,在去年12月初,沙田城门河曾出现“蓝绿河”污水问题,其间城门河即时浮现大量死鱼,接连城门河的吐露港,也出现大批野生海鱼死亡事件。据了解,政府部门当时就已捞起10多吨死鱼,未能捞起的不计其数。&nbsp.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2080710563495.jpg>当局在南丫岛深湾清理胶珠,防止胶粒影响海龟产卵&nbsp据香港大公报消息,台风韦森特上月吹袭香港期间,有一百五十公吨聚丙烯塑胶原料胶粒意外散落海中,随波涌至海滩、鱼排,有市民、舆论批评政府反应迟缓,未有即时进行清理,为此,政府昨日召开跨部门会议商讨加快清理进度。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会后表示,目前已清理逾七十公吨胶粒,将动员飞行服务队及水警加强巡查,加快清理工作。林郑月娥昨日举行跨部门会议商讨对策。她在会后表示,目前已清理海面及陆地胶粒约七十多公吨,还有一半胶粒未有寻回,稍后将加强清理工作及巡视。飞行服务队和水警即时到怀疑受影响的水域和海岸视察,冀及早发现大量胶粒聚集或漂浮地点。二十至四十名民众安全服务队成员已准备就绪,可协助食环署及海事处清理胶粒。各泳滩救生员亦会加强监察。根据食卫局数字,截至昨日下午四点,已清理陆上胶粒二十三公吨,环境局局长黄锦星指,已清理的胶粒部分物归原主,部分已送往堆填区。他又说,南丫岛情况已受控。承认对公众通报不足林郑月娥承认在事件上对公众通报不足,将作出改善。但她强调,胶粒属于惰性物质,无毒亦不是危险物品,经过政府海洋生态专家、渔业专家、食物安全中心医生和环保署研究评估,对水质、海洋生态、鱼类或食物安全的风险不高,市民无需过分担心。食安中心会增加在零售店抽查鱼类,渔护署会保持与鱼排联系,若发现有异常或死鱼情况,将作出跟进。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表示,食环署已清理十多个海滩和岸边的胶粒,但由于潮汐关系,不排除清理后会再有胶粒积聚,如有需要会透过外判商增加人手清理。渔护署与全港二十六个海产养殖场保持联络,暂时对鱼排影响不大。马湾过去数天有少量胶粒出现,暂时鱼类没有出现异常死亡;芝麻湾及长沙湾最近数日胶粒数量增多,养鱼户发现部分养鱼食欲减低,渔护署昨日抽取样本解剖,了解养鱼是否进食过胶粒。未发现鱼类异常死亡高永文补充指,根据食安中心评估,进食鱼类风险不高,胶粒本身无毒,要在水中一段较长时间才会积聚原本水中存在的有毒物质。食安中心将加强对本地鱼类,在零售层面或鱼类批发市场的抽检工作。他建议市民,若鱼类外表有异样、味道不寻常,包括在沙滩死鱼,应避免进食,烹煮鱼前应彻底清洗及清除内脏。食安中心顾问医生何玉贤表示,外国曾有同类事件,胶粒数月后才黏附毒素。根据港人的进食习惯,食用本地鱼类及海产只占很少部分,加上事件在十日前发生,即使已经进食,风险亦很低。

图片 1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520)this.width=520;”border=0>

昨天下午,广州科学城科珠路口附近的河涌,漂浮在起泡发臭水面的死鱼“几公里的河涌上,到处是死鱼,很多已经腐臭了”,昨天下午,有市民报料称,广州市萝岗区的一条河涌,突然发生鱼类大批死亡的怪事。事发点在广州科学城乌涌,是当地重点打造的岭南水乡特色的生态景观带,死鱼几乎全是塘虱。记者看到,自科珠路至长安村段,绵延的乌涌上漂浮着大量死鱼,伴随着高温,腐烂鱼尸的腥臭弥漫着河道。有环卫工表示,这两天捞起的死鱼有上千斤。乌涌附近居民称,多年来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现象。生命力顽强的塘虱,为何会突然成批死亡?有受访者称,可能是河水被污染或与正在进行的河道治理施工有关。目前,政府部门已提取水样及死鱼样本。鱼尸腐臭笼罩乌涌昨天下午,记者在科学城科珠路的乌涌段看到,许多死鱼翻着白肚皮浮在水面上,河床边不少鱼尸连成一片,腥臭难闻。河水很浑浊,河底淤泥不时冒出水泡,顺势而下的河水冲出一堆堆的白色水沫,两名水上环卫工拿着四五米长的竹竿在打捞死鱼。据了解,源于天麓湖的乌涌在科学城范围总长约12.35公里,萝岗区曾投巨资,欲将这条“污涌”打造成有岭南水乡特色的生态景观带,但乌涌水污染一直未彻底改观。在乌涌香山路河段,从排污口流出的类似工业废弃物,成片漂浮在十米宽的河面上。记者发现,这样的排污口,在乌涌上还有不少。下午,为寻找导致塘虱死亡的“元凶”,记者逆乌涌河而上。从科学城科珠路至长安村约五六公里,一路沿河堤步行,乌涌里到处漂浮着塘虱、非洲鲫鱼等的尸体,约略估计有近千条。大的塘虱有半米长,一些塘虱尸体已经腐烂,有的看上去刚死不久。散布鱼尸的河涌上,弥漫着刺鼻的腐臭。不时有路人好奇地围观水面上不断增多的死鱼,没人能说清楚这些生命力顽强的塘虱,为何突然死亡。塘虱仍在不断死亡“今天上午,我们就打捞了起码五六百斤塘虱”,乌涌香山路段,负责保洁的环卫工沈辉告诉记者,他和搭档巡查的两公里河道,本月24日开始,突然不断有塘虱的尸体冒出来。25日,河道里死亡的塘虱越来越多,河床上白花花全是鱼尸,看着有点吓人。老沈在乌涌做了两年环卫工,还是头一回见到一下子死这么多鱼,“尽管以前这里河涌污染厉害,水也很臭,但从没发生这样的怪事,最近也没发现有什么大的污染问题”。老沈说,乌涌上游有印刷厂、电子厂、制药厂等不少工厂,附近有个长安村,“村里的污水、垃圾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常往涌里排放”。乌涌下游科珠路段。正在打捞死鱼的环卫工人称,25日一早,突然发现水面零星漂着一些鱼,昨天中午,河面上冒出来的鱼不断增加,“我们都忙不过来,有些鱼从水里浮上来,有些从上流漂下来,从没见过这么多死鱼”。据四位受访的环卫工估计,两天来,他们捞起的死鱼起码有上千斤。截至记者发稿时,乌涌里的鱼仍在不断死亡。死鱼原因众说纷纭下午,乌涌附近长安村,一位林姓居民告诉记者,塘虱鱼平时都钓不到的,有时用汽车电瓶去河底电鱼,能电上一些,“这种鱼平时在河床底下,生命力很强,不可能一下子就死掉了。可能是可上游排放了污水,把鱼毒死了”。一些市民则怀疑,近几天气温突然上升,水中缺氧,所以“大块头”的鱼纷纷翻白肚。记者发现,沿河涌越往上游,死鱼分布越分散、数量越少。在乌涌香山路段,约两公里的河床上,密密麻麻铺满了一些净污水用的网状物。环卫工沈辉说,这是乌涌治污的生态藻,搞了两个月了,还在施工。“刚开始搞的时候,涌里几公里都是黑臭黑臭的,跟厕所里的粪便似的”,老沈说,后来下了几场大雨,加上上游天麓湖水库定期放水,涌水有所好转。记者看到,上游还算湍急的水流,经过横跨河道的净污装置时变得死水一般,不少垃圾、油污、死鱼等被成片阻隔在水面,浸在水里的网状物上,附满了一些污秽不堪的东西,也没人清理。沈辉觉得,这个工程可能与塘虱的死亡有关。“两公里的河道,很多污染物被挡下了,水速慢,流不出去,渐渐沉到河底了”。据查,该“乌涌水污染生态治理工程”是萝岗区“十大重点工程”,造价数百万元。发包时,政府曾明确要求施工时应保障水生生态环境。目前,萝岗区政府已介入调查死鱼事件,并采取了打捞死鱼和放水冲污等措施,死鱼原因尚不清楚。政府部门告诫周边居民不要贸然捕捞食用,以免发生中毒意外。有市民担心死鱼会产生病菌,污染水源。也有受访居民表示,在未查明事件原因前,就匆匆放水冲污,有失妥当,万一河水受到不宜输往下游的污染怎么办?塘虱又名胡子鲶,具有食性广、耐低氧、抗病力强、肉质鲜美等特点,并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塘虱属于底栖性鱼类,除了到水面吞咽空气和摄食外,很少到水面活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