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2公斤烈性农药毒死他人39万多鱼虾,理由太变态

16日晚,济南市天桥区桑梓店仓上村赵先生所承包的100亩虾塘中有65亩疑似遭到人为投毒,池塘里1.6万斤龙虾和8000斤待捞的鱼大量死亡,直接损失40多万元。据悉,赵先生称已经报案,下一步会检验鱼虾所中何毒,再通过相邻池塘的监控希望锁定嫌疑人。“昨晚上还好好的,今早上我一来就看到虾塘表面浮了很多死鱼,还有很多中毒的鱼在来回跳,准是夜里被下了毒了。”17日10点多,记者来到赵先生的虾塘,其和朋友正在池塘边转悠着查看,不知如何是好。
赵先生痛心地说,自己家一共有100亩左右的虾塘,去年5月份才承包下来,眼看正是收获的季节,刚收完了30多亩的鱼,这65亩由于水大准备过几天收,还没收获,就被下了毒,前期投资全赔上了。
赵先生介绍,自己家的虾塘主要是养小龙虾,套养的鱼。今年5、6月份投资了10万块钱买回的虾苗,养了四五个月,现在都已经成大虾了。作为种虾现在正是繁殖季节,对农药很敏感。套养的鱼最大的也已有四五斤重,准备过几天就捕捞起来卖。
“前期投资了近50万,现在1.6万斤龙虾种苗死了,明年会直接绝产。加上套养的8000斤鱼,加起来直接损失得40万左右。因为刚承包还没来得及入保险,如果入了可能还能得到一些赔偿。”提起损失,赵先生很伤心。
17日下午,赵先生已着手雇佣工人下虾塘捞死鱼死虾。“也不知道是什么农药,死鱼死虾也不可能再卖到集市,只能捞上来就地掩埋。”赵先生说,目前只能等到明年开春把水排干净,换上新水重新养殖,一切从零开始。
“这是我家虾塘第三次被下毒了。”赵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前两次投毒范围小,虾塘影响不大,鱼虾死的少,自己并没有报案。他思来想去,只有当年承包虾塘时与竞争者有过嫌隙。自己虽然昼夜看守池子,但是由于自家虾塘东西长度有500多米,根本看不过来。虽然怀疑投毒者是从虾塘北面的看守盲区进入下毒的,但由于自家监控前期坏掉,事发当晚正在检修期,没法明确确认。
赵先生表示,自己已经到派出所报案,下一步会检验鱼虾所中何毒,再通过相邻虾塘的监控希望锁定嫌疑人。原标题:虾塘疑遭投毒&nbsp一夜损失40万

图片 1

警方从鱼塘捞上来装农药的瓶子
汕头市金平区的莲塘村毗邻揭阳市,村民以养殖水产品为生,村民李伯正是众多养殖户中的一名。李伯拥有一个20多亩的鱼塘,…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警方从鱼塘捞上来装农药的瓶子

工人们正在将死虾捞上岸

汕头市金平区的莲塘村毗邻揭阳市,村民以养殖水产品为生,村民李伯正是众多养殖户中的一名。李伯拥有一个20多亩的鱼塘,去年年中的时候投放了一批鱼苗和南美对虾,然而到了准备收获的时候,一件让李伯心痛的事情发生了,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鱼虾竟全部死亡,损失多达39万多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虾塘水泥壁上的农药痕迹

鱼虾莫名死亡

南海网三亚3月13日消息3月13日,三亚崖城镇镇海村二队的养虾户孙荣旺向记者反映,他的虾塘遭人投毒,135万只虾全部死亡,损失20多万元。据孙荣旺介绍,这是他自去年8月份承包虾塘以来第二次遭人投毒,两次总损失50多万元。

事情追溯到2015年9月23日,李伯像往常一样来到鱼塘给自己养殖的鱼虾投放饲料,然而让李伯感到惊讶的是,鱼塘表面竟然飘着整整一层死的鱼虾。

夫妻精心养虾上市前夕被人投毒

李伯看到这些鱼虾不太对劲,马上叫人来看,他还围绕鱼塘四周察看,希望可以有所发现。果然,在李伯的仔细搜寻下,发现了一些情况:鱼塘里面有四罐药瓶,是甲拌磷。李伯怀疑自己的鱼塘被人投毒,立即报警。接到报案后的莲塘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了案发现场进行勘察。

孙荣旺告诉记者,前些年当地海边的虾塘特别多,但在政府“退塘还林”的政策下,许多沿海的鱼虾塘都被填,只有距离海边较远的虾塘留下了。看着同村的人都养虾致富,他便向亲朋好友借钱,准备承包虾塘养虾。

汕头市公安局金平分局莲塘派出所副所长吴晓东立即与办案民警陈培佳赶赴现场,发现鱼塘水面上有大量的死鱼死虾,包括南美对虾、草鱼、鲮鱼,这些鱼虾共价值39万多元。

据孙荣旺介绍,2010年8月份,他以两年7万元的价格,将225国道旁一块8亩左右的虾塘承包下。9月份,140万只虾苗被投进虾塘,此后他与妻子就住在池塘边精心养虾,每天夜里每隔一个多小时就要起床巡逻一次。孙荣旺告诉记者,养虾多多少少都会出现生病和死亡等现象,但他们的虾长势很好,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民警对现场的相关证据进行了采集,将现场的农药瓶和现场鱼塘里面死亡的鱼虾送往汕头市公安局技术部门鉴定,鉴定结果是死亡的鱼虾中含有甲拌磷成分。

2010年12月6日,离孙荣旺家的虾上市仅有半个月的时间,但就这天早晨,孙荣旺却发现虾塘遭人投毒,1万多斤虾全部死亡,当时虾的价格在20元左右,损失达30多万元。孙荣旺当即报案。孙荣旺告诉记者,他平日里并未与人结仇,但在去年6月份因村里的土地纠纷,曾将隔壁村的陈某打伤,他也因此于11月份被公安机关拘留。“拘留10天回来后我的虾就被投毒了。”孙荣旺说他不知道是谁投的毒,但投毒的那个人让他损失30多万元,应该已经解气了。他们在清理虾塘后又重新养虾,但令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承载他们全家人心血的虾塘居然第二次遭人投毒。

在李伯的房间内,民警调取了9月22日晚上的视频监控,视频中经过李伯鱼塘的一辆小轿车引起了民警的注意。

密密麻麻的死虾

吴晓东说,当时是晚上,像素不是很清晰,图像比较模糊,我们看到一辆小车缓慢地经过事主的鱼塘,之后从驾驶室的左车窗扔出一个黑色的物体到事主的鱼塘里面。

有人以每斤一元的价格收购死虾

扑朔迷离的作案动机

虾塘再遭人投毒虾农无力再养

由于监控画面是晚上拍摄到的,所以影像很模糊,无法清晰地辨认出车辆和驾驶员的特征,暂时也无法获取到更为有价值的线索。但是李伯提供的一个情况,引起了民警的重视。

3月13日凌晨3时许,孙荣旺发现自己的虾塘没了动静,然而2个小时前成群的虾还在水面上游动。孙荣旺沿着池塘查看,在靠近公路边的池塘壁上发现有一处湿迹,一股农药味也随之而来。孙荣旺心想,“肯定又遭人投毒了!”随后,孙荣旺拨打电话报警,梅山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进行勘察。早上7点多,民警和技术人员来到现场提取池塘中的水准备做化验。

李伯告诉民警,去年初他儿子在鱼塘边搭虾铺,有人看到想来竞争。

13日12点40分许,几名工人正在将死掉的虾捞上岸,密密麻麻泛白的死虾被运送到池塘边的马路上。在一辆小货车旁,几个人正忙着将死虾过秤、装箱。到下午6点40分,工人们从鱼塘里捞出5200斤虾,而池塘里至少还有2000斤左右的虾无法被捞上来。收虾的人告诉记者,这样的死虾一斤只能卖一块钱,虾要被送到湛江加工成饲料。“能挽回一点算一点。”孙荣旺告诉记者,等到虾上市的时候,价格应该在18块到22块之间。

投毒案性质比较恶劣,一般邻里纠纷或者小矛盾不会出现这个情况,作案动机是结怨?或者出于报复心理?会不会是有人为了恶意竞争而毒死了李伯鱼塘中的鱼虾呢?民警立即对这名竞争者进行了调查,然而,调查的结果令民警非常失望。该名竞争者在案发当晚正在外地谈生意,没有作案时间。

“你说还敢养么?这是第二次投毒了,你说还能继续养么?”在问及被投毒的虾塘要多久后才能继续养虾养时,孙荣旺答道,去年的投毒事件发生至今,派出所没有给任何答复,他也不知道任何进展。孙荣旺说,两次养虾已经投入20多万元,向亲朋好友借了近10万元,面对巨大的损失,不仅无力还钱,更无力继续养虾。

民警立即对李伯的社会关系进行梳理排查,在村子里面进行走访调查,希望能发现一些有助于破案的线索。

办案民警陈培佳说,我们经过调查发现,事主父子俩包括他们的家人在周边也没有得罪人,没有跟人结怨。

不是寻仇报复?也不是生意上的竞争?到底是什么人与李伯有这么深的过节而非要将整个池塘的鱼虾都下毒毒死呢?民警手头所有的怀疑对象都一一被排除,看来破案要有所进展,还是得回到现场留下的线索上来——现场留下的甲拌磷药瓶以及22日晚上的视频监控,弄清小轿车中的神秘人物到底是谁。

谁买的甲拌磷

甲拌磷是高毒毒品,属于国家管制类农药。因此,一般贩卖此类农药的商铺对客户的购买信息都会有记录。办案民警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对辖区内的商铺进行走访调查。

办案民警走访了辖区卖农药的商铺,但是近期都没有这种农药出售过,作案工具无法确定,侦查方向陷入僵局。

调查再一次陷入僵局,民警忽然想到,会不会不是本地人作案,而是外地人作案呢?民警决定扩大侦察范围,将侦察的方向扩展到与莲塘村交界的揭阳市地都镇。经过大量的走访调查,办案民警终于在地都镇的一家农药商铺发现了线索。

陈培佳说,该农药商铺店主称,去年9月份的某天,有一个人来向他购买了4瓶甲拌磷,当时店主感觉很奇怪,因为来买农药的都是熟人,周边的养殖户,一个陌生面孔来买农药,不知他买农药去做啥。

民警心中窃喜,以为获取到有价值的线索。然而,当民警再次向店主了解详细情况时,结果却令办案民警再一次失望了。店主仅记得有个男子来购买了4瓶农药,可能案发时间过了比较长,印象比较模糊,无法提供男子的具体特征,隐约记得有这么一回事,这样一来线索又断了。

小轿车内的神秘人物露出真容

民警希望通过农药这条线索找到嫌疑人的方法行不通了,手头只剩下仅有的一条视频监控可以作为案件侦办的突破口了,于是办案民警决定以鱼塘和案发时间为中心点,采取最原始的方法对周边视频进行拉网式的排查,终于,有3辆嫌疑车辆进入了民警的视线。

陈培佳说,当时有3辆嫌疑车辆,其中有两辆车去了没有返回这个路口,比如在19时58分钟进过福岛这个路口,他作案时原路返回这个路口,但是我们调取视频后发现有两辆去后没有再返回现场,确定他们不是作案车辆。

根据投毒车辆前往投毒和返回的时间点,民警最终锁定了这辆车的行迹,并且在其前往投毒的路途中的监控中发现了一个明显的特征:这辆小汽车的轮毂跟正常的颜色看起来不一样,有点黑色加深改装过的感觉。

办案民警说,我们通过调取相关视频,最终锁定这辆尾号为“277”的汕头号牌小轿车,并且通过车牌,锁定了嫌疑人,小轿车内的神秘人物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嫌疑人叫做李某宗,莲塘本地人。民警赶往其家中对其进行抓捕,却扑了空。

当时,民警去的时候李某宗不在家,他老婆跟小孩在家,他老婆称,李某宗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了,李某宗跟她感情不好,平时基本在家也是吵架,她也不知道李某宗的去向。

李某宗一走就是两个多月,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民警始终没有放弃对李某宗的抓捕,同时,民警了解到李某宗平时跟其姐夫关系比较好,于是民警通过对其姐夫做思想工作,最终,在其姐夫的劝说和公安机关的压力之下,李某宗于去年11月26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法律永远只相信证据

李某宗与李伯平时并无仇怨,而且还是同宗关系,他为何要向李伯的鱼塘投毒呢?

在汕头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李某宗,当问起他投毒的原因时,他的回答却让记者颇感意外。

李某宗说,去年中秋前喝了酒,跟老婆吵了架,到揭阳市买了农药准备自杀,但后来没喝就随手丢掉了。

按照李某宗的说法,他的投毒行为导致鱼塘大量鱼虾死亡的事实只是他的无心之失。然而,在办案民警看来,在事实以及证据面前,他的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陈培佳说,李某宗称买农药打算用来自杀,但是自杀的话为啥买4瓶农药,这个量太大了。另外,李某宗把农药丢出窗外的时候是很明显一个发力,把农药从车窗往外面丢,有一个很明显的抛物线。按李某宗的说法,既然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为什么不把农药妥善保存,从情理上讲应该这样,不可能把4瓶农药丢了不理,正常人都有这个思维跟想法。所以,李某宗说他购买农药用来自杀这个情节在证据面前是不成立的。

无论李某宗的这个投毒行为是他故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在事实和证据面前,他都要为自己的这个行为付出代价,对受害者的损失进行赔偿,法律,永远只相信证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