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扶贫”加出致富新道路

2017-02-21 16:30作者:&nbsp李传君 来源:&nbsp农民日报

阆中虽然是旅游大市,拥有阆中古城旅游景区、天宫院风水文化旅游景区、构溪河国家级湿地公园以及200多处自然人文景观;但也面临着贫困量大、面广、程度深的现状。为此,阆中提出旅游+扶贫,将旅游与扶贫有机结合,让贫困群众享受旅游红利。

春节前后,四川省阆中市组织收购的16万枚土鸡蛋登上北京市民的餐桌,这不仅让消费者享用到原生态农产品,也让偏远贫困山区农民用以自己食用的农产品变成了钱,进而改善了生活。

图片 1

“城里人想吃吃不到,农村人吃不完又卖不成钱,这是一对矛盾,我们需要寻找一种妙方打通这‘任督二脉’。现在我们找到了,那就是电商!”阆中市林业局局长宋海全说。

在阆中,像刘忠辉一样吃上旅游饭的贫困户还有很多。数据显示,仅去年该市就依托旅游实现脱贫5100余人,全市减贫总人数13565人,减贫贡献率达37.6%。

随即,在阆中诞生了一个全新的词汇“自食农”,即农民自己食用的按传统方式种植和养殖的原生态农产品。去年9月该市成立了一家“自食农”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各村“自食农”合作社形成一张布及每一个村尤其是贫困村的电商购销网络。

一、串珠成链:近郊乡村成景点

挖掘发展潜力

刘忠辉过了大半辈子穷日子。孙女儿出生没多久,在外打工的儿子就没了音讯,老两口好不容易把孙女拉扯大。去年老伴病了,孙女又考到城里读高中,这日子更难过景区发展让老人找到了出路。工资每天结算,土地也流转给园区,比外出打工强。对于现状,刘忠辉满意。村里又帮老人的孙女找了份短工。今年暑假,她一直在景区的农家乐向家院子打工,挣了1200多元。

阆中“自食农”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洪亮是本地人,原本在北京做电子商务,一次回乡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闲聊得知:当地政府一直在苦苦寻求如何将这些散存于各个小农经济体手中的优质农产品卖出去,而且能卖出更好的价钱,从而增加农民的收入。赵洪亮灵机一动:大城市的人不也在到处寻觅来自原生态环境下产出的优质农产品吗?他们出得起钱,也愿意出高价!

道路不通、规划滞后,又缺乏整体营销,这里的旅游一直慢半拍。天宫乡乡长王毅介绍,过去村民们守着绿水青山干熬,收入不高。与此同时,蓬勃发展的阆中古城又陷入请得来留不住的怪圈。2015年来阆游客达74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64.1亿元。相对于不断攀高的游客群体,增收潜力还有待发掘。一日游是常态,游客即游即走,消费形式也较保守。阆中旅游业业内人士分析。

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阆中“自食农”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诞生了。通过几个月的市场调研和宣传发动,公司先从土鸡蛋入手,与15个乡镇400余个家庭签订产品购销合同,从春节前一个月起,21万枚土鸡蛋迅速收购到公司库房。“目前春节前收购的土鸡蛋已经全部销完,我们又在组织人员紧张收购。”赵洪亮说。

如何打破怪圈、串珠成链留住过路客?阆中将目标瞄准近郊景区,连年加大整体开发和营销推广力度,促进游客分流,丰富旅游业态。

“每枚鸡蛋付给农民1.2元,仅从农民手中收购的价格来看,比乡镇集市价格要高出至少20%。”赵洪亮说。根据公司要求,签订合同的供货农户养殖规模不超过30只,且必须是散养,按照这个规模算起来,一个养殖户一年纯利润在5400元左右。

今年春节,天宫乡开通了至古城的旅游专线,单程只需10余分钟,并依托省级圣水园农业主题公园尝试举办农事体验、农事采摘、赏花摘果等活动。没有大力宣传就已经游客如织,还申报了南充市乡村旅游节。王毅说,目前该乡140户精准贫困户,绝大部分都通过土地流转、务工等参与旅游,预计今年人均增收近2000元。

强化品质监督

尝到甜头的不止天宫乡。老观镇大打全国历史文化名镇牌,当地数个农家山庄实现旅游综合收入近千万元,帮扶周边贫困群众近30人;构溪河国家级湿地公园带动河溪、扶农、妙高等沿线乡镇发展垂钓、露营等农家乐20余家,贫困户户均增收近万元。

一开始,阆中“自食农”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便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府相关部门对公司进行了必要的指导,目的是要稳步推进而不是盲目冒进;要严把产品品质监督而不能让不合格或者劣质产品以次充优,否则不仅公司最终将失败,农民利益也将受损。

图片 2

这些支持和指导分别体现在:发动各乡镇通过会议、广播、电视、网络等讲清楚生态农产品的品质要求和种养规范,帮助农民合理制订每户种养计划,避免盲目扩张。号召以村为单位成立“自食农”专业合作社,与“自食农”公司签订收购协议和品质承诺书,村专合社与农户签订品质承诺书和收购协议并对每户农户生产面貌建档立卡且录入“自食农”电商系统。

二、农旅融合:贫困村拥抱乡村游

此外,每户生产的农产品均由“自食农”公司建立诚信档案并派发二维码,便于产品追溯。对种养过程不规范、产品抽检不合格、用户投诉的农户、村、乡镇分别实行退出机制。同时市场监管局作为全市生态农产品的监管主体,对“自食农”公司的入库产品进行抽检,维护阆中生态农产品的品牌形象。

10月7日,临近中午,来到沙溪街道办金鼓村阆苑农庄就餐的游客已排起长队。每天接待游客四五百人次,营业额在3万元左右。老板董泽发笑着说。

对于产品收购,采取先易后难的方式进行,“自食农”公司的包装、运输和销售成熟一种收购一种,前期以收购鸡蛋和红薯为主,然后逐步扩展到更多种类的生态农产品。同时通过古城生态农产品体验店、高端超市配送、电商直购或定制等方式促进“自食农”的销售。

金鼓村位于国道212线旁,距离阆中城区6公里,毗邻苍溪县,区位优势明显。但因为缺乏特色产业,村民思想守旧,一直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2010年起,沙溪街道办积极招引业主,将金鼓在内的5村连片打造现代农业园区,发展柑橘、蜜柚、松林等,贫困村逐渐变了样。

推进精准扶贫

目前,沙溪街道已建成星级农家酒店5个,乡土农家乐30个,生态农庄3家,撬动民间资本2.8亿元,年接待游客能力达4万人次。金鼓村已申报为省级乡村旅游示范村。

为确保政府支持的各项措施落实到位,阆中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专门下发通知,要求各部门各乡镇全面推进“自食农”精准扶贫模式,市委、市政府还将此项工作单独纳入年终目标考核。目的是通过系列措施,力争户均至少年增收3000元,从而形成农民增收致富的长效机制,助推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完成。

贫困户何群华是受益者。在阆苑农庄打工每月能挣2500元,加上园区务工和土地流转,何群华的生活已不成问题。而更大的变化来自精气神。搞服务要求衣着整洁、礼貌用语、遵守制度,新鲜的东西太多。何群华说,她打算国庆节后参加家政培训,再多学一门手艺。

由此可见,阆中市委、市政府更看重的是“自食农”模式中的精准扶贫作用。“以家庭为单位小规模地种植养殖是典型的小农经济,发展小农经济怎么能实现精准扶贫呢?很多人会有疑问。”宋海全分析说,“只要充分挖掘小农经济的自身优势,能将一个个小实体科学地组织起来,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同样会有很大的前景,也同样会具备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金鼓村的探索,给了阆中新的启示:伴随新农村建设提速,能否引导一批基础较好、交通相对便利的贫困地区,提前规划、主动拥抱乡村旅游?

阆中境内以山地丘陵为主,耕地大多零星不成片,农村人口也比较分散,适合集约化、规模化经营的地方很少。“在耕地人口分散的山区盲目推行集约化、规模化经营并不科学,那么这些不得不延续小农经济的地方如何脱贫?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宋海全说,“自食农”创造的小农“共享经济”新模式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于是,阆中市委、市政府将该模式上升到了精准扶贫的高度加以重视。

找对路子,红利滚滚来:裕华镇引进龙头企业打造33.3公顷葡萄产业园区,已连续举办两届葡萄采摘文化节。木兰镇依托升钟库区木兰湖水上资源发展渔家乐,带动贫困户增收1万余元,100多人就近就业。

编辑:&nbspnkb002

图片 3

三:民宿+电商、盘活资源持续发展

不光盯着景区和禀赋良好的地方,阆中还在设法盘活更多沉睡的村庄。

国庆假期,阆中市文化旅游广播影视局副局长宋海全在朋友圈更新了一组成都民宿酒店的照片:边看边学边思考,为体验式农居取经这是阆中推进旅游扶贫的新动作据摸底调查,阆中市农村房屋空置率在6成以上,而这些老房子恰恰是宝贵的乡村旅游资源。宋海全介绍,目前阆中已选定一些贫困村农户,将开展试点工作,尽量保证原本风貌,但庭前屋后与内部设施都已升级打造,并开展技能培训。同时,阆中还计划以旅游合作社的形式整合闲置房屋,继续鼓励有条件的农户依托重点景区、农业产业园区或特色旅游商品基地开设星级农家乐。

另一项尝试,则将惠及更远。

10月8日,金垭镇中和大石村第一书记张明胜将代收的200余枚土鸡蛋,交给了阆中市自食农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两天内,这些土鸡蛋将装入手工编织的竹篮运往北京市场。收购价比阆中市内最贵的鸡蛋还贵一元,面向高端酒店、小区,试点两个月供不应求。

这是阆中正在打造的本地电商扶贫模式。通过贫困村第一书记收集农户剩余农产品进行特色包装、乡镇统一储存和邮政点运输,最后集中在各大电商平台和景区体验点上线上架出售。自食农公司总经理赵红亮介绍,目前该公司已完成对阆中今年33个脱贫摘帽贫困村的市场调研工作,部分村已启动试点。

目前,阆中已设置农特产品专销点30余处,纳入电商平台销售产品50余种。至今年底,33个脱贫摘帽贫困村将力争全部入驻电商平台。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