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起特大制售假药案追踪:偏远农村成主销区

文章摘要:

“盐酸曲玛多”、“湿毒清”、“三金片”、“阿莫西林胶囊”、“土霉素”……如果不是经过权威部门鉴定,单从外包装上判断,就连药监部门工作人员都很难发现这些药品都是“山寨货”。近日,南宁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假冒保健食品案,其中710个品种高仿冒假药被查处,涉及金额高达4620万元。

▲这是警方在犯罪分子处查获的大量假药。

“高仿真”假药难辨真伪
偏远农村成主销区广西一起特大制售假药案追踪“盐酸曲玛多”“湿毒清”“三金片”“阿莫西林胶囊”“土霉素”……如果不是经过权威部门鉴定,单从外包装上判断,很难发现这些药品都是“山寨货”。近日,广西南宁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假冒保健食品案,其中710个品种高仿冒假药被查处,涉及金额高达4620万元。根据调查,这些假药大多在县级以下的药房出现,假药制售者将目光瞄准了较为偏远的农村地区。这些假药是如何流向市场的?假药案频发的背后隐藏着哪些原因?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高仿真”假药难辨真假广西南宁市中尧路和伟康市场是当地有名的药品批发集散地,每天成千上万种药品从这里发往广西各市县药店。然而,经南宁市警方调查,这里竟然成为一些不法分子制售假药的“中转站”。南宁市公安局通报,近日在中尧路和伟康市场查获涉及710个品种的涉假药品,及医疗器械、保健食品、食品共计3950件,其中包括价值200万元的假药生产线1条、分装包装假药窝点1个、销售假药窝点69个、仓库20个,系列案件涉及金额4620万元,目前抓获的涉案人员有56人。根据警方调查,这起制售假药系列案涉及黎某为主的“黎生保健”、程某为主的“大明保健”、冯某为主的“众鑫保健”、吴某为主的“李超保健”等多个犯罪团伙,他们通过在中尧路、伟康市场租用铺面,打着销售正当保健食品的招牌,却干着制售假药的勾当。南宁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五大队队长郭喜庆介绍,查获的涉假药品中以“土霉素”、壮阳药、“盐酸曲玛多”“阿莫西林胶囊”“健胃消食片”等常用药为主;医疗器械中以避孕套、退热贴居多;查获的保健食品多为钙片、维生素胶囊;涉及造假食品则有燕窝、保健酒等。据了解,遭到查处的假药不仅品种繁多,而且部分仿冒水平很高,甚至连药监部门工作人员也很难从外包装上分辨出真假。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负责人介绍,查获的“三金片”外包装上防伪标识、国家批号等一应俱全,只有经过专业检测机构鉴定才最终辨别其真实“身份”。城乡接合部和偏远农村成假药主销区据警方的调查,制售假药分子从四川、江西、广西等地购进制作假药的原材料,并选择广西玉林一家兽药厂作为“代工厂”,在这里加工成“药品”;之后从广东等地购进药瓶及外包装,随后再将假药进行分拣包装拿到市场上销售。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负责人介绍,假药贩子制作胶囊类药品的统一配方都是淀粉、面粉加色素等,一般情况下不会威胁病人的生命,但却会延误病情;部分假药尽管添加了相应成分,也具有一定疗效,但副作用明显,易对人体造成损害。制售假药分子透露,假药制作完成后,他们通过物流公司把假药运往海南及广西等地,借助在当地开办的保健品铺面将涉假药品和保健药品批发出去,其中农村和城乡接合部是其主要销售区域。办案民警介绍,假药的价格一般较便宜,所以会吸引农村老百姓购买。“正规的阿莫西林一盒大约卖7元,假药价格可以便宜一半。”制假分子因此获利丰厚,如他们制作的一种六盒装的壮阳药批发价为38元,拿到市场上里面每小盒的单卖价格就达到300元。制售假药分子交待,为打开销路,他们采取在农村集市上发放名片、到县级以下药房上门推销等方式,逐渐赢得了市场。他们还在外包装上印制泰文、德文等外国文字,从而达到迷惑误导消费者的目的。郭喜庆介绍,制假分子都是采取单线联系方式,且包装、批发、零售等关键环节都由家族成员内部单独完成,加上原材料购买、生产加工、印制包装、整合、销售等环节都相互分开,所以作案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假药案屡发
监管亟待跟进2011年下半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部门侦破了两起特大假药案件,涉及金额1300万元。假药贩子利用购买药店信息,将百余种假药推销到黑、吉、辽、内蒙古4个省区至少3000家药店,多数流向农村地区。根据调查,南宁此次查获的案件与哈尔滨假药案手法如出一辙。在广州市从事医疗工作的高先生认为,当前价格虚高是造成假药案屡发的主要因素。他说,一般的药品从生产企业出来后,需要经过总代理寻找销售市场,下一级代理商拿到药品后,要想进医院,还需要经过院长、分管副院长等关口,甚至连药房管理员、各科室医生和护士都得打招呼,中间“打点”环节多,药品价格随之被推高,“假药正是‘看病贵看病难’背景下的产物。”高先生对假药流向农村地区表示担忧。他说,县里从各级医院、药店到个体诊所、村卫生室,一般数量至少也几百家,加之大多位于偏远的农村和乡镇,监管起来存在一定难度,这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位负责人坦言,仅靠药监部门一己之力很难从根本上消除制售假药行为,“去年3月份,我们得到线索查封了一家假药生产窝点,但却抓不到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们就逃走了。”他表示,今后将与警方保持密切合作,进一步探索建立有效的协作机制,严厉打击制售假药行为。广西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可达认为,靠警方严打等活动只能起一时之效,还需要通过发动宣传的方式,着重提升农村地区群众的辨别能力和健康意识,消除假药存在的市场土壤;同时,监管部门应结合农村地区分散、城乡接合部人员流动频繁等特点,探索行之有效的监管措施,不为假药留下生存空间。

推荐阅读

淀粉掺水搅拌晾干,便成了“消炎药”;三四滴生理盐水,贴个标签就成了“流感疫苗”或“狂犬疫苗”……近日在安徽亳州终审宣判的特大制售假药案,有39名被告人被判刑,查获假抗菌消炎药、流感疫苗、人用狂犬疫苗、中成药等36种17万余盒、针剂26890多支。案件暴露出的猖狂造假、产销一条龙等问题触目惊心。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民房里批量产出“名牌药品”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被告人王军生在郑州市租了间民房,便批量生产抗菌消炎药“阿莫西林”:把淀粉、水等混合,掺匀、晾干,再用胶囊灌装机把晾好的粉末装入胶囊中,然后用包装机把胶囊压板,最后进行包装。整盒整箱的“阿莫西林”,就这样被生产了出来。被仿冒的厂家有上海新亚、山东鲁抗、哈药三精、哈药总厂等多个知名品牌。

根据调查,这些假药大多在县级以下的药房出现,假药制售者将目光瞄准较为偏远的农村地区。这些假药是如何流向市场的?假药案频发的背后隐藏着哪些原因?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

安徽太和县农民李超群生产“感冒疫苗”的方法同样简单:以生理盐水为原料,用连体注射器把三四滴盐水注入小的玻璃瓶,按上瓶塞、套上铝盖,再用封盖机把铝盖封紧,然后贴上某品牌的“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标贴,随后装入小包装盒,疫苗就这样被批量生产了出来。

“高仿真”假药难辨真假

农村及城乡接合部是假药重灾区

南宁市中尧路和伟康市场是当地有名的药品批发集散地,每天成千上万种药品从这里发往广西各市县药店。然而,经南宁市警方调查,这里竟然成为一些不法分子制售假药的“中转站”。

透视这一案件,窝点造假、专人营销、终端销售等环环相扣,制售假药网络中的利益链十分清晰。不法分子以低廉成本生产假药,再用互联网散发“低价供药”信息,或者利用会议搜集医药界人士的手机号码,用短信群发“低价供药”定向营销,让贪图暴利的药商或者医生闻利而动,形成了涉及12个省35个市县的假药销售网络。

南宁市公安局通报,近日在中尧路和伟康市场查获涉及710个品种的涉假药品,及医疗器械、保健食品、食品共计3950件,其中包括价值200万元的假药生产线1条、分装包装假药窝点1个、销售假药窝点69个、仓库20个,系列案件涉及金额4620万元,目前抓获的涉案人员有56人。

假药从河南郑州市、安徽界首市、太和县、亳州市谯城区等5个造假窝点生产出来,一部分流向与造假者有联系的药房,更多的被张家兄弟购得。至案发,张占、张光亮、张中强销售假药金额为67万多元。

根据警方调查,这起制售假药系列案涉及黎某为主的“黎生保健”、程某为主的“大明保健”、冯某为主的“众鑫保健”、吴某为主的“李超保健”等多个犯罪团伙,他们通过在中尧路、伟康市场租用铺面,打着销售正当保健食品的招牌,干着制售假药的勾当。

在12个省35个市县的下线中,有经营药房的个体老板,也有医药公司的职工,还有的是村卫生室医生。假药通过这些作为销售终端的药房和医生,流入市场。据多名参与假药案侦破的民警调查发现,农村、城乡接合部沦为假药重灾区。比如山东邹城市人高发奎多次从张光亮处以800元/箱购买阿莫西林,并以1000元/箱的价格销售给邹城市周边的各乡镇。

南宁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五大队队长郭喜庆介绍,查获的涉假药品中以“土霉素”、壮阳药、“盐酸曲玛多”、“阿莫西林胶囊”和“健胃消食片”等常用药为主;医疗器械中以避孕套、退热贴居多;查获的保健食品多为钙片、维生素胶囊;涉及造假食品则有燕窝、保健酒等。

据警方介绍,这是安徽省公安机关近年来破获的生产、销售假药案件中捣毁窝点最多、查获假药数量最大、品种最多的一起案件。

据了解,遭到查处的假药不仅品种繁多,而且部分仿冒水平很高,甚至连药监部门工作人员也很难从外包装上分辨出真假。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查获的“三金片”外包装上防伪标识、国家批号等一应俱全,只有经过专业检测机构鉴定才最终辨别其真实“身份”。

据新华社

偏远农村成假药主销区

据警方的调查,制售假药分子从四川、江西以及广西各地等购进制作假药的原材料,然后选择玉林一家兽药厂作为“代工厂”,在这里加工成“药品”;之后从广东等地购进药瓶及外包装,再将假药进行分拣包装拿到市场上销售。

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假药贩子制作胶囊类药品的统一配方都是淀粉、面粉加色素等,一般情况下不会威胁患者的生命,但却会延误病情;部分假药尽管添加了相应成分,也具有一定疗效,但副作用明显,易对人体造成损害。

制售假药分子透露,假药制作完成后,他们通过物流公司把假药运往海南及广西等地,借助在当地开办的保健品铺面将涉假药品和保健药品批发出去,其中农村和城乡接合部是其主要销售区域。

办案民警介绍,假药的价格一般较便宜,所以会吸引农村老百姓购买。“正规的阿莫西林一盒大约卖7元,假药价格可以便宜一半。”制假分子因此获利丰厚,如他们制作的一种六盒装的壮阳药批发价为38元,拿到市场上里面每小盒的单卖价格就达到300元。

制售假药分子交代,为打开销路,他们采取在农村集市上发放名片、到县级以下药房上门推销等方式,逐渐赢得了市场。他们还在外包装上印制泰文、德文等外国文字,从而达到迷惑误导消费者的目的。

郭喜庆介绍,制假分子都是采取单线联系方式,且包装、批发、零售等关键环节都由家族成员内部单独完成,加上原材料购买、生产加工、印制包装、整合、销售等环节都相互分开,所以作案具有很强的隐蔽性。

打击假药须与时俱进

据悉,2011年下半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部门侦破两起特大假药案件,涉及金额1300万元。假药贩子利用购买药店信息,将百余种假药推销到黑、吉、辽、内蒙古4个省区至少3000家药店,多数流向农村地区。根据调查,南宁此次查获的案件与哈尔滨假药案手法如出一辙。

在广州市从事医疗工作的高先生认为,当前价格虚高是造成假药案屡发的主要因素。一般的药品从生产企业出来后,需要经过总代理寻找销售市场,下一级代理商拿到药品后,要想进医院,还需要经过院长、分管副院长等关口,甚至连药房管理员、各科室医生和护士都得“打招呼”,中间“打点”环节多,药品价格随之被推高,“假药正是‘看病贵看病难’背景下的产物”。

高先生对假药流向农村地区表示担忧。他说,县里从各级医院、药店到个体诊所、村卫生室,一般数量至少也几百家,加之大多位于偏远的农村和乡镇,监管起来存在一定难度,这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坦言,仅靠药监部门一己之力很难从根本上消除制售假药行为,“去年3月份,我们得到线索查封了一家假药生产窝点,但却抓不到人,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们就逃走了”。他表示,今后将与警方保持密切合作,进一步探索建立有效的协作机制,严厉打击制售假药行为。

广西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可达认为,靠警方严打等活动只能起一时之效,还需要通过发动宣传的方式,着重提升农村地区群众的辨别能力和健康意识,消除假药存在的市场土壤;同时,监管部门应结合农村地区分散、城乡接合部人员流动频繁等特点,探索行之有效的监管措施,不为假药留下生存空间。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