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看病价格是空白 – 新闻 宠物领养网 Petly.net

文章摘要:

一句话概括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家庭生活:一对夫妇两辆车,两个孩子一条狗。家里养个宠物,已是生活富裕的表现之一。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郑州市养宠物尤其是养狗的市民越来越多。

掏个耳朵,开价40元;生病了打一针单抗,开价100元……对视爱宠为家人的宠物主人来说,为给宠物治病,可谓花再多钱也不心疼。可越来越多的人发现,给猫猫狗狗治病的价钱甚至比人看病还贵。然而在这些昂贵的收费之下,更为惊人的是宠物医院动辄十多倍的利润空间。近日,记者对省城宠物医疗行业的医治费用进行了调查。

   
据介绍,郑州目前大约有14万只犬,宠物医院40多家。记者调查发现,虽然这些医院规模不同,但都是自己定价。价格合理吗?许多养有宠物的市民这样感叹:给宠物看病,比给人看病还贵。
   
●宠物主人 给狗看病比给人看病还贵

因为耳螨引起充血,短毛猫小Q被主人带到省城东门附近一家宠物店进行治疗。由于小Q耳朵里有血水,若用器具直接清理可能会难以承受痛楚,在医生建议下,小Q的主人同意医生在打了麻药后再给小Q治病。随后,医生根据小Q的体重配了麻醉药,并准备了棉花、酒精等,在小Q完全麻醉后清理了它的耳朵。经过近20分钟的清理,医生又给小Q注射了一针,随后小Q醒来。

   
“给狗看病比给人看病还贵。”这是家住城东的郑州市民吴振华养狗一年来最大的感受。一年前,吴振华养了一只哈尔奇雪橇狗,到现在,光给狗看病就花去3000多元。

“我觉得掏耳朵我自己也能完成,主要就是麻药贵点,医生要了40块钱。”虽然觉得高了,但小Q主人汪女士说,由于是熟人,医生说“只收40元”,若是陌生人,价钱还会更高。

   
吴振华说,这只狗病得最严重的一次是得了犬瘟。在北闸口一家宠物医院,花了2000多元没治好,每天光输液就得花近200元。最后,他换了家宠物医院治疗,同样是输液,每天却降到了30元。“同样的病,到了不同的医院,治疗费用竟差这么多。”吴振华说。

那么,这样的治疗成本又有多少?记者就麻醉药的价钱咨询了省城一犬厂厂主,“十支装麻醉药不过50多元,按照体重来算的话,一只猫所需要的剂量只有几块钱,剩下的还可以继续用,即便加上酒精、棉花,成本也不会超过5块钱。

   
家住郑州水厂家属院的李女士养了一只古牧犬,2006年11月狗感染上了犬瘟,到一家宠物医院就诊,医院开出的药让她眼花,每天光打针就要花480元,一连打了8天。面对3840元的高价医药单,李女士很是惊讶:“天哪,咋比给孩子看病还贵呢?”

针对这一项目报价,记者又咨询了两家宠物医院,对方分别开价为30元、35元。同时,医生们都格外推荐了日常护理药剂,即使最便宜,也要20元一小瓶。

   
据调查,郑州目前有大大小小的宠物医院40多家,这些宠物医院的价格管理问题至今还是一个空白,每家医院都是自己根据市场行情开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家有宠物,给宠物看过病的人都知道,医疗费绝对是笔不小的开支。殊不知,宠物看病动辄上百上千的医疗费用,其成本也不过几元、几十元,而这巨大的利润源于宠物药品。
2月24日,记者以给狗治病为由在省城几家宠物医院采访。在交谈中,一位宠物医生跟记者讲述了宠物药价的一些小秘密。

●主管部门 规范价格还需要较长时间

一种名为“地塞米松磷酸钠”的注射液,其作用是抗病毒、抗过敏,一般配合打针、吊水使用。
“进价也就几毛钱一支,但打针的话,配上点普通药水就要30块钱一针,就算加上针管的价钱,成本也不过1块钱。

   
“别说规范价格了,省内的宠物医院连诊疗许可证都没有。”省畜牧局医政药政处处长周瑞兰说,先把这些宠物医院纳入上级单位管理,才能谈药价的事。周瑞兰表示,省内的宠物医院今年下半年有望实行“诊疗许可证”管理制度,这个制度建立后,省畜牧局也只能对宠物医院的医师资格、卫生条件等作出限制,并不触及收费问题。

而一旦宠物犬被怀疑得了细小、犬瘟等,那就预示着宠物主人要“挨宰”了。首先,要用试纸进行测试,做一次细小检测普遍要30元,但试纸进价不过9元;检测犬瘟40元,试纸也就20元。而之后的治疗费用,无非就是注射抗体、吊水。

   
“物价局目前还没有接过宠物医院乱收费的投诉,宠物医院的收费是放开的,完全由市场来调节。”郑州市物价局综合处处长王丽英说,既然目前没有相关文件规定宠物看病的价格,也就不存在“乱收费”这个概念。

对目前宠物医院普遍使用的单抗,其进价也不过几元钱一支,可是在宠物医院,打一针就要100元,利润整整翻了十几倍。该店主向记者透露,生物制剂的利润最多,加之鱼龙混杂,利润翻个几十倍的都有可能。

   
“给人看病的医院还管不过来呢,哪有空去管给动物看病的医院?”省发改委收费管理处副处长孙西林表示,全省在宠物医院收费管理上是空白,规范宠物医院看病价格还需要较长时间。

“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其实就是人用药,但现在大家都买来给宠物用。
”采访中,不少医生说,其实人药兽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内行揭秘 抓住宠物主人心态发财

“一方面,兽用药市场比较混乱,稍不留意就会进到假药,因此存在很大风险。”之前为记者披露行业内幕的宠物医生毫不讳言地说,“譬如补血类药物,由于没有专门给狗补血的兽药,整个兽药市场上就很少,所以很多宠物医院就会用人用药代替。
”他进一步透露,像维生素,保护心脏、肝脏的药在很多同行处,用的也都是人药,“这些药有对应的兽药,但是因为价格太高,一般人也不会进。

    假试纸利润能达到90%

原因多方面,但人药质量好、兽药劣质品多被认为是主因。不过,根据《兽药管理条例》规定,禁止将人用药品用于动物,违反规定的,除责令其立即改正,并对饲喂了违禁药物及其他化合物的动物及其产品进行无害化处理外,执法部门还要依法对违规单位处以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

   
采访中,记者认识了一位已有十几年的从业经验的宠物医生,他为记者揭露了一些宠物医院的内幕。

厚利吸引众多“吸金者”

   
该医生告诉记者:“我现在给患病的宠物用人药,因为假兽药太多了。”他说,假兽药分为两种:水货和被稀释的药。

据合肥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人士介绍,目前合肥市的宠物犬大约在5万只左右。而据一些宠物医生介绍,每只犬每年除粮食以外的固定花费,包括注射疫苗、治病,费用最少也在300元左右。巨大的市场可能正是宠物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合肥的主因。

   
该医生叹息说,北环兽药批发市场附近造假药的特别多,有的商户明明知道这些药是假的,但由于价格低廉,还是会进。批发市场内不少商户柜台上摆的药是真的,而仓库里堆的全是假的。“我常去兽药市场转,80%~90%的猪、鸡兽药是假的,狗药的情况稍好点。”

王钊是2009年于安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系毕业的,并在毕业后经营了一家宠物店。王钊透露:“行业会议时,有人说目前合肥‘平均每星期都会诞生一家宠物医院’。”在王钊看来,合肥的宠物市场还有很大空间,利润也是相当不错。

   
那么假兽药的利润有多大呢?该医生列举了犬瘟试纸这一项,正规的犬瘟试纸进价在20元左右,而兽药市场内的假货进价最低能低到5元,但给顾客开药时,犬瘟试纸的价格基本上都在50元左右。如果医院进的是假货,利润能达到90%。

合肥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宠物免疫管理站负责人司宏富说,其实合肥目前真正符合要求的宠物医院是39家,虽然有发展空间,但恶性竞争已让市场出现一定的饱和。而据了解,宠物医院开设门槛较低,在合肥,只需有一定的营业面积,并办理相应证件等就可以开设宠物医院,而从业者只要取得防治员证就能当“医生”,在王钊看来,防治员证“小学毕业都能考得”。司宏富说,这的确使很多非科班人士进入该行业,不过,合肥从业者多数为科班出身。

    没病的说成有病的

由于宠物消费属奢侈性消费,因此,宠物药品的价格问题的确属监管空白。

   
这位业内人士对目前宠物医院不少医生的做法嗤之以鼻:“他们把没病的说成有病的,就为了多赚点钱,什么手段都用。”

对宠物药价虚高,司宏富说,此前也曾考虑进行行业自律,但推行的阻力不小。显而易见的是,统一的收费标准,既有利于消费者,更有利于行业发展,也避免了目前存在的恶性竞争、随意报价等问题。不过,记者从物价部门处了解到,由于宠物消费属奢侈性消费,其定价是交由市场调节的,只要宠物医院把收费项目张榜公布,在治疗前告知哪些项目需要收费,双方达成自愿,物价局就不会查处。

   
他表示,目前宠物中最多的是狗,而狗的主人最怕爱犬感染上“细小”和犬瘟,因为这两种病往往致命。宠物医院摸准了犬主人的心理,只要狗一不舒服,就往“犬瘟”和“细小”上扯。通常医生会让你先买试纸给狗化验,化验师拿着试纸装模作样地去化验室化验后,再拿出试纸给你看,并说“你的狗感染‘细小’了”。实际上化验师根本没用你刚才买的试纸,显示两条红线的试纸是别的狗的化验结果。医生抓住你治病心切的心理,趁机赚上一笔。这位业内人士说:“其实真正需要化验的病毒,根本不会拿出来,试纸这种检测方式则完全可以当着犬主人的面进行,根本不必神秘兮兮地拿到化验室去。”

采访中,有关人士坦言,消费者觉得宠物医院花费高,是因为目前宠物药品的市场并没有形成良好的竞争机制。

    “拖延治疗”掏你腰包

专家提醒,给宠物看病想避免“挨宰”,首先要看宠物医院是否有相应的资格证。其次,多走访几家宠物医院,对比一下收费标准。最后,要求宠物医院出具相关看病处方、收费票据等,以便发生纠纷时有维权凭证。

   
宠物医院另外一种爱用的伎俩是“拖延治疗”,比如明明狗已患上犬瘟,医生却故意说成是上呼吸道感染,让先输3天水,直到狗的病情加重,医生才说出实情。3天的治疗,爱犬的病却无起色,狗主人早已心急火燎,这会儿一听说狗患的是犬瘟,更是心急如焚,不管医生怎么说,狗的主人都会深信不疑,乖乖掏钱,说咋治就咋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