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痴生态养鱼,鱼价四倍市场价,年销2000万

他爱鱼,疼鱼,被人称为鱼痴。为了鱼,他差点命送他乡。别人杀鱼,他非不让,多管闲事儿帮他打开销售大门。看“鱼痴”施善玉,对鱼好,引来千万财富。

图片 1

他爱鱼,疼鱼,被人称为鱼痴。为了鱼,他差点命送他乡。别人杀鱼,他非不让,多管闲事儿帮他打开销售大门。看“鱼痴”施善玉,对鱼好,引来千万财富。

“鱼痴”的惊喜财富
精彩看点:他爱鱼,疼鱼,被人称为鱼痴。为了鱼,他差点命送他乡。别人杀鱼,他非不让,多管闲事儿帮他打开销售大门。看“鱼痴”施善玉,对鱼好,引来千万财富。

2015年6月15日,是施善玉的渔场出鱼的日子,这一天,他的渔场非常热闹,慕名来了很多经销商。在这次捕捞的时候,工人们捕捞出了一条大鱼,让大家伙儿都很兴奋。

2015年6月15日,是施善玉的渔场出鱼的日子,这一天,他的渔场非常热闹,慕名来了很多经销商。在这次捕捞的时候,工人们捕捞出了一条大鱼,让大家伙儿都很兴奋。

记者:这条鱼大概有多重?

记者:这条鱼大概有多重? 施善玉:这条差不多20多斤。
记者:算是比较大的吗? 施善玉:应该比较大。 记者:还会有比这个更大的吗?
施善玉:有。
这条鱼有20多斤重,还不算是最大的,大鱼只有在大水面捕捞的时候才偶尔会捞到,这让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很多经销商都迫不及待地开始自己动手抓鱼。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抓到一个,那是鱼苗,抓大的。 记者:鱼有几?
杭州水产经销商:四斤多。 杭州水产经销商:这个鱼太活了,太厉害了。
施善玉养殖的鱼品种是非常普通的四大家鱼,但价格比市场上要高出四倍还多。即使这样,还是吸引到了其它省份的经销商跑来购买。
四川水产经销商陈海生:瀛湖里的鱼就是死鱼都比我们的活鱼好吃,真是这样的。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这个鱼从色泽光泽还有面部长相,以及颜色肉感都非常好。确实不错,拍一个。怎么样,比一下,大家看看是我的脸大还是鱼头大,鱼头大,脸更大。

施善玉:这条差不多20多斤。

这一网,施善玉捕上来上万斤鱼,现在,他的大水面养殖基地达到2万多亩,一提起自己的鱼,施善玉就爱不释手。
施善玉:如果说普通鱼粘液拿到手以后很快就粘连起来,而且很厚,这个很薄,而且没有什么腥臊味。
施善玉爱鱼在周围已经出了名,他卖鱼要优先卖给喜爱鱼的人,甚至见到有人粗暴地对待鱼,他必须要出面制止。这个大男人总爱说一句话:对鱼要“温柔”。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厨师:要对鱼儿说话,要温柔点,给它讲点悄悄话之类的。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我觉得看着这么粗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对鱼这么温柔。

记者:算是比较大的吗?

现在,熟悉施善玉的人他起了个绰号–“鱼痴”。为了鱼他离开家乡江苏盐城近10年,还差点死在这里。但也是因为他对鱼的痴迷,半年就为他引来了2000万元的销售额。这都要从他为了鱼,先花光了家里的一千万说起。
2005年开始,朋友们发现施善玉变得很反常。本来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却撂下不管了,经常离开家一走就是半年多,身上还带着好多钱,每次都是钱花完了才回家。这让朋友们都觉得他很可疑。
朋友刘坚强:每次出去都悄悄地,不好意思让人知道的感觉。
老乡唐爱芹:我们家乡人都说他,钱烧得慌。

记者:还会有比这个更大的吗?

施善玉是江苏省盐城市人,做了十年的水产生意,辛苦攒下了1000多万元存款。可他每次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地往外花,每次回家都就只有一件事,管老婆要钱。终于,他的做法惹怒了全家人。

这条鱼有20多斤重,还不算是最大的,大鱼只有在大水面捕捞的时候才偶尔会捞到,这让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很多经销商都迫不及待地开始自己动手抓鱼。

施善玉: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给我讲,你出去干那个事情,你遇到啥困难,不要给我们打电话,我们都没有人支持你的。
那施善玉偷偷摸摸地到底在干什么呢?施善玉告诉记者,原来他在经营水产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商机。
2005年,在江苏卖鱼的时候,施善玉发现了一种卖价很高的鱼。
施善玉:我看到这种好的品质的鱼比普通的鱼贵到四到五倍,销路还供不应求,还经常断货,买不到。
施善玉吓了一跳,都是普通的品种,怎么价格悬殊这么大!
他立马考察了一圈市场,发现,同样都是四大家鱼,因为养殖水质好、不喂饲料,采用仿生态的办法来养殖,价格自然也高。施善玉被这种鱼吸引住了,他想要赚更多的钱。
施善玉:我原来一年挣300万、400万,我要是把钱投到这边去养这个鱼的话,我甚至挣到3000万。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抓到一个,那是鱼苗,抓大的。

但施善玉不知道,他的命运也因为这个想法开始急转直下。
从2005年到2009年,为了找到合适的水源,施善玉带着钱,从家乡的洪泽湖走到安徽巢湖、江西鄱阳湖、湖北丹江等,他走遍中国40多个城市,十多个水域,每次都是花光了钱再回家,有时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却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养殖环境。
直到2009年,施善玉来到了陕西省安康市的大山里,他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周围漆黑一片,若隐若现地鸟叫,吓得施善玉想拔腿就跑。
施善玉:我到山上一看我就害怕,我走路都害怕,因为我一直生活在平原上,没进过山区,我当时在想,这个区域我不能来,就是这边有金山我用车子往回拉,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命给拉回去。
让施善玉没想到的是,就是这让他望而生畏的大山中,有一样比黄金还重要的东西让他留在了这里。就在施善玉下山的时候,他经过了瀛湖,对于水源的渴望让他克服了恐惧。他就像这样,划着小船来到了湖中央。在水里,他看到了他想看的一幕。
施善玉:生态均不均衡,平不平衡,通过经验一看基本上就有底了,上层有絮状的就是浮游生物和植被,你看小亮亮的还在动呢你看在水里游呢动呢,你看跑到上面了,又下去了。还有中层你看,有不同层次的小鱼和小虾。下层你看,有稍微大点的鱼种,说明这个水体分布是非常均衡的。

杭州水产经销商:四斤多。

夜里的灯光能够吸引水中的微生物和小鱼小虾,从而可以更清楚的观察水中的情况,施善玉觉得这个地方就是他要找的。
施善玉:真的很舒服。
施善玉:有这么好的资源,也是我想要的。就下定决心了,在这个区域,我不走了,其他地方我也不去了。

杭州水产经销商:这个鱼太活了,太厉害了。

2010年初,施善玉在瀛湖租赁了2万多亩水面,他说服15名股东共同投资600多万元,建设了800多个网箱,陆续投放了300多万尾鱼苗,开始生态养殖四大家鱼。
但让施善玉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不是梦想中的财富,而是差点命送他乡。
施善玉养鱼不投放任何饲料,仅靠水中的微生物和小鱼小虾来生长,所以鱼的生长周期长,需要养殖五年以上才能达到八斤以上的出售标准。
施善玉:为什么亲它,好,你对它好,它会对你有回报。
采访的时候,记者发现,只要鱼离开水面一会儿,施善玉就很是心疼。
施善玉:拿鱼不能整得不高兴,不高兴了它就跟你反抗了,高兴的时候它拿到手里是很乖的,跟你自己小孩是一样的,你把它当小孩子看的话,它就会很好。
施善玉对自己的鱼视若珍宝,他坚持养不到五年绝不卖鱼,3年之后,合伙人越等越着急,纷纷不干了。
原合伙人余西东:后来我就不干了,我说你把股份给我退了我不干了,几万块钱,三四年,一分钱也弄不到,能赚钱么,赚不到钱。

施善玉养殖的鱼品种是非常普通的四大家鱼,但价格比市场上要高出四倍还多。即使这样,还是吸引到了其它省份的经销商跑来购买。

合伙人许祖康:我们以前考虑顶多喂上两年就投产了,就能出售,没想到养鱼不是很轻松的。
大家都是听施善玉能赚大钱的话才投资的,这可好,光养鱼不卖鱼,见不到收益,2013年,12名股东撤资,而施善玉前期投入已经花了1300万元钱,自己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了。
为了尽快把钱还给合伙人,施善玉每天省吃检用,甚至用开水来充饥,直到现在他仍然很节俭,方便面对于他来说都是奢侈品。
施善玉:倒点开水,平时有时间没这么好了,有时间能有方便面就是最好的了,没有方便面就馒头泡一下,方便面有调料。我是一个农村的小孩子,以前吃的还没这么好,现在我认为有的吃肚子能吃饱不饿就好了。
那段时间施善玉经常每天只吃一个馒头,他觉得饭只要能吃饱就行。为了养鱼,他每年只在大年三十回一天家,然后匆匆赶回来,但他不知道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

四川水产经销商陈海生:瀛湖里的鱼就是死鱼都比我们的活鱼好吃,真是这样的。

有一天,在瀛湖上,突然传出了一个瘆人的消息,有一个人在船上直挺挺地躺着,不知道是死是活。
村民喻祥东:我以为他睡觉睡着了,拍他两下,拍他他没理我。
原来,附近的村民突然发现施善玉很多天没有出来干活儿,有好心人就上来找他,一上船,村民们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村民喻祥东:我就看见他衣服、鞋子什么都没脱,就躺在船上了。
施善玉直愣愣地躺在船上,村民壮着胆子走到跟前。
村民喻祥东:我拍了拍他膀子,他没理我。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这个鱼从色泽光泽还有面部长相,以及颜色肉感都非常好。确实不错,拍一个。怎么样,比一下,大家看看是我的脸大还是鱼头大,鱼头大,脸更大。

施善玉这是咋了,村民使劲摇了摇,终于把施善玉摇醒了。原来,那天施善玉空着肚子去干活儿,干完就昏昏沉沉地爬上了船,连日来的饥饿,导致营养跟不上,已经46岁的施善玉昏迷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三天三夜没有醒来了。可施善玉睁眼说的第一句话让村民特别感动。
施善玉:我说网箱里的鱼有没有事,他说没有。
村民喻祥东:后来我就去药店拿了点感冒的药,我看着他一个外地的在这儿创业也不容易,我说我们能帮的尽量帮他一下。
命都快没了,他还想着鱼,村民们都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鱼痴”,没想到施善玉对鱼的痴迷越发不可收拾了。但就是他的这股劲儿,让他两年后靠着一个举动,迅速翻身,不到半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了近2000万元。
2015年,施善玉养殖了五年时间的鱼终于可以上市了,他想到了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女人–吴建红。
施善玉听说在西安市有一位叫吴建红的人,是一家餐饮集团的老板,在全国有100多家分店,并且这位老板认识很多做餐饮的人,在当地名气不小。

这一网,施善玉捕上来上万斤鱼,现在,他的大水面养殖基地达到2万多亩,一提起自己的鱼,施善玉就爱不释手。

施善玉想通过吴建红把鱼卖出去,他通过朋友联系到吴建红,吴建红说鱼的质量没有问题,可是当施善玉报完价格之后,吴建红不高兴了。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我说施总真是狮子大张口了,怎么能跟我要这么高的价,他这个鱼比市场上基本贵四倍左右,我说这是纯粹蒙我。
施善玉:作为我们按照她这种进价,我的成本价都没办法,因为我不说做生意,我是一个生产型的企业,我最起码不能亏本,我要是亏本,我的工人就没法吃饭了。
施善玉觉得自己的鱼就值高价,两个人谈判了几回,施善玉死活不肯降价,两人谈不拢,眼看生意就要谈崩了。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我们餐厅全国有一百多家,他为了把销量拿下来,经常有过来带一些食品,带一些好的优惠条件,经常过来拜访我。而施总这边就比较高傲了,我不想跟他合作了,我觉得他太难说话了。

施善玉:如果说普通鱼粘液拿到手以后很快就粘连起来,而且很厚,这个很薄,而且没有什么腥臊味。

可就是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后厨传来的一种声音一下子刺激到了施善玉。他立刻跑到了厨房。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这边是厨房/刚好在这个时候后厨里面传出敲鱼头的声音,一不留神,施总就从后面穿到后厨了。
施善玉:我看到厨师把鱼摔倒池子里面,用棍子打它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有种感觉,好像自己的小孩子被人家打了的感觉,心里很不舒服,我就把厨师拉到边上,我说让我做给你看。
对鱼爱护有佳的施善玉,看到厨师这样杀鱼,实在是忍不了了。
施善玉:我说你用刀在鱼鳃上速度很快的划上两刀。鱼就慢慢慢慢地死亡了,它不就没有感觉了,这样死亡了以后尾巴就慢慢吧嗒吧嗒跳一跳就很好,就没有任何的感觉,这样的过程是比较不痛苦的。
平常厨师杀鱼都是在鱼的头部猛烈敲击一下,把鱼打晕再进行宰杀,而施善玉则告诉厨师抓鱼时要轻轻的抚摸鱼身,杀鱼时也要让鱼没有痛苦的死去。
看到施善玉对杀鱼都这样细心、温柔,吴建红很是感动。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人基本都是成正比例的。我觉得看着这么粗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对鱼这么温柔。施总能对鱼这个样子,他对人绝对没问题,他做人他的人品,为人处世绝对是没问题的,所以我就下定决心跟他合作。

施善玉爱鱼在周围已经出了名,他卖鱼要优先卖给喜爱鱼的人,甚至见到有人粗暴地对待鱼,他必须要出面制止。这个大男人总爱说一句话:对鱼要“温柔”。

看到施善玉杀鱼的态度,吴建红相信施善玉给出的价格已经很低,马上和施善玉建立了合作关系。
通过吴建红,施善玉的鱼销售到西安、成都、厦门等各地的餐馆,不到半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了近2000万元。
不仅如此,施善玉卖鱼还有一招。每次捞鱼,施善玉发现,他的渔场里偶尔能捞出大鱼。2014年10月,经销商们来买鱼的时候,施善玉捕捞上来一条60多斤重的大鱼,就是画面中的这条,这时候现场一下子失控了。
施善玉的员工白曙光: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这个大鱼给捞上来了,当时大概有一米多的鱼,很多人都想买,这是鱼王,你说卖给谁,卖给这个得罪那个。
施善玉:当时好几个人都要买,其他人车子停下来也要买,老百姓也要,我当时不好弄。
当时,好几个人都争着买那条鱼,现场一下子混乱起来。施善玉左右为难。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让他的销售额又多增加了一千多万。施善玉是怎么做的呢?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厨师:要对鱼儿说话,要温柔点,给它讲点悄悄话之类的。

当时,就在大家都在抢那条大鱼的时候,施善玉觉得要卖给一个最合适的人。他现场他没有卖那条鱼,到了下午两点,施善玉突然在微信上提出,2点到5点,开始拍卖这条鱼,而且注明了一个条件:喜爱鱼者优先!
最终一位餐馆老板以1万2000元的价格拍卖成功,送给了自己的母亲,这让施善玉很欣慰。让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这次拍卖让渔场的知名度一下子打开,吸引了很多经销商。
施善玉的员工白曙光: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而且是爆发式的,一下知名度就打开了。我们就觉得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当时礼品销售也好,酒店销售也好,订单就多了。
福建省泉州市水产经销商张联春:销路不愁,而且通过我们福建水产商会,在全国有上百个水产商会,再加上目前互联网的电商模式,你现在点一下,明天这个鱼就到你家餐桌上了,还是活的。
现在,施善玉正在与西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合作,进行水源保护与产业发展的科研项目,将瀛湖的水最合理地利用起来,养出更多的鱼。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我觉得看着这么粗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对鱼这么温柔。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感谢您的关注!
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 首播:每周一至周五21:17——21:47
重播:每周一至周五13:42——14:12

现在,熟悉施善玉的人他起了个绰号–“鱼痴”。为了鱼他离开家乡江苏盐城近10年,还差点死在这里。但也是因为他对鱼的痴迷,半年就为他引来了2000万元的销售额。这都要从他为了鱼,先花光了家里的一千万说起。

2005年开始,朋友们发现施善玉变得很反常。本来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却撂下不管了,经常离开家一走就是半年多,身上还带着好多钱,每次都是钱花完了才回家。这让朋友们都觉得他很可疑。

朋友刘坚强:每次出去都悄悄地,不好意思让人知道的感觉。

老乡唐爱芹:我们家乡人都说他,钱烧得慌。

施善玉是江苏省盐城市人,做了十年的水产生意,辛苦攒下了1000多万元存款。可他每次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地往外花,每次回家都就只有一件事,管老婆要钱。终于,他的做法惹怒了全家人。

施善玉: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给我讲,你出去干那个事情,你遇到啥困难,不要给我们打电话,我们都没有人支持你的。

那施善玉偷偷摸摸地到底在干什么呢?施善玉告诉记者,原来他在经营水产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商机。

2005年,在江苏卖鱼的时候,施善玉发现了一种卖价很高的鱼。

施善玉:我看到这种好的品质的鱼比普通的鱼贵到四到五倍,销路还供不应求,还经常断货,买不到。

施善玉吓了一跳,都是普通的品种,怎么价格悬殊这么大!

他立马考察了一圈市场,发现,同样都是四大家鱼,因为养殖水质好、不喂饲料,采用仿生态的办法来养殖,价格自然也高。施善玉被这种鱼吸引住了,他想要赚更多的钱。

施善玉:我原来一年挣300万、400万,我要是把钱投到这边去养这个鱼的话,我甚至挣到3000万。

但施善玉不知道,他的命运也因为这个想法开始急转直下。

从2005年到2009年,为了找到合适的水源,施善玉带着钱,从家乡的洪泽湖走到安徽巢湖、江西鄱阳湖、湖北丹江等,他走遍中国40多个城市,十多个水域,每次都是花光了钱再回家,有时甚至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却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养殖环境。

直到2009年,施善玉来到了陕西省安康市的大山里,他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周围漆黑一片,若隐若现地鸟叫,吓得施善玉想拔腿就跑。

施善玉:我到山上一看我就害怕,我走路都害怕,因为我一直生活在平原上,没进过山区,我当时在想,这个区域我不能来,就是这边有金山我用车子往回拉,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命给拉回去。

让施善玉没想到的是,就是这让他望而生畏的大山中,有一样比黄金还重要的东西让他留在了这里。就在施善玉下山的时候,他经过了瀛湖,对于水源的渴望让他克服了恐惧。他就像这样,划着小船来到了湖中央。在水里,他看到了他想看的一幕。

施善玉:生态均不均衡,平不平衡,通过经验一看基本上就有底了,上层有絮状的就是浮游生物和植被,你看小亮亮的还在动呢你看在水里游呢动呢,你看跑到上面了,又下去了。还有中层你看,有不同层次的小鱼和小虾。下层你看,有稍微大点的鱼种,说明这个水体分布是非常均衡的。

夜里的灯光能够吸引水中的微生物和小鱼小虾,从而可以更清楚的观察水中的情况,施善玉觉得这个地方就是他要找的。

施善玉:有这么好的资源,也是我想要的。就下定决心了,在这个区域,我不走了,其他地方我也不去了。

2010年初,施善玉在瀛湖租赁了2万多亩水面,他说服15名股东共同投资600多万元,建设了800多个网箱,陆续投放了300多万尾鱼苗,开始生态养殖四大家鱼。

但让施善玉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不是梦想中的财富,而是差点命送他乡。

施善玉养鱼不投放任何饲料,仅靠水中的微生物和小鱼小虾来生长,所以鱼的生长周期长,需要养殖五年以上才能达到八斤以上的出售标准。

施善玉:为什么亲它,好,你对它好,它会对你有回报。

采访的时候,记者发现,只要鱼离开水面一会儿,施善玉就很是心疼。

施善玉:拿鱼不能整得不高兴,不高兴了它就跟你反抗了,高兴的时候它拿到手里是很乖的,跟你自己小孩是一样的,你把它当小孩子看的话,它就会很好。

施善玉对自己的鱼视若珍宝,他坚持养不到五年绝不卖鱼,3年之后,合伙人越等越着急,纷纷不干了。

原合伙人余西东:后来我就不干了,我说你把股份给我退了我不干了,几万块钱,三四年,一分钱也弄不到,能赚钱么,赚不到钱。

合伙人许祖康:我们以前考虑顶多喂上两年就投产了,就能出售,没想到养鱼不是很轻松的。

大家都是听施善玉能赚大钱的话才投资的,这可好,光养鱼不卖鱼,见不到收益,2013年,12名股东撤资,而施善玉前期投入已经花了1300万元钱,自己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了。

为了尽快把钱还给合伙人,施善玉每天省吃检用,甚至用开水来充饥,直到现在他仍然很节俭,方便面对于他来说都是奢侈品。

施善玉:倒点开水,平时有时间没这么好了,有时间能有方便面就是最好的了,没有方便面就馒头泡一下,方便面有调料。我是一个农村的小孩子,以前吃的还没这么好,现在我认为有的吃肚子能吃饱不饿就好了。

那段时间施善玉经常每天只吃一个馒头,他觉得饭只要能吃饱就行。为了养鱼,他每年只在大年三十回一天家,然后匆匆赶回来,但他不知道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

有一天,在瀛湖上,突然传出了一个瘆人的消息,有一个人在船上直挺挺地躺着,不知道是死是活。

村民喻祥东:我以为他睡觉睡着了,拍他两下,拍他他没理我。

原来,附近的村民突然发现施善玉很多天没有出来干活儿,有好心人就上来找他,一上船,村民们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村民喻祥东:我就看见他衣服、鞋子什么都没脱,就躺在船上了。

施善玉直愣愣地躺在船上,村民壮着胆子走到跟前。

村民喻祥东:我拍了拍他膀子,他没理我。

施善玉这是咋了,村民使劲摇了摇,终于把施善玉摇醒了。原来,那天施善玉空着肚子去干活儿,干完就昏昏沉沉地爬上了船,连日来的饥饿,导致营养跟不上,已经46岁的施善玉昏迷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三天三夜没有醒来了。可施善玉睁眼说的第一句话让村民特别感动。

施善玉:我说网箱里的鱼有没有事,他说没有。

村民喻祥东:后来我就去药店拿了点感冒的药,我看着他一个外地的在这儿创业也不容易,我说我们能帮的尽量帮他一下。

命都快没了,他还想着鱼,村民们都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鱼痴”,没想到施善玉对鱼的痴迷越发不可收拾了。但就是他的这股劲儿,让他两年后靠着一个举动,迅速翻身,不到半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了近2000万元。

2015年,施善玉养殖了五年时间的鱼终于可以上市了,他想到了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女人–吴建红。

施善玉听说在西安市有一位叫吴建红的人,是一家餐饮集团的老板,在全国有100多家分店,并且这位老板认识很多做餐饮的人,在当地名气不小。

施善玉想通过吴建红把鱼卖出去,他通过朋友联系到吴建红,吴建红说鱼的质量没有问题,可是当施善玉报完价格之后,吴建红不高兴了。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我说施总真是狮子大张口了,怎么能跟我要这么高的价,他这个鱼比市场上基本贵四倍左右,我说这是纯粹蒙我。

施善玉:作为我们按照她这种进价,我的成本价都没办法,因为我不说做生意,我是一个生产型的企业,我最起码不能亏本,我要是亏本,我的工人就没法吃饭了。

施善玉觉得自己的鱼就值高价,两个人谈判了几回,施善玉死活不肯降价,两人谈不拢,眼看生意就要谈崩了。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我们餐厅全国有一百多家,他过来带一些食品,带一些好的优惠条件,经常过来拜访我。而施总这边就比较高傲了,我不想跟他合作了,我觉得他太难说话了。

可就是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后厨传来的一种声音一下子刺激到了施善玉。他立刻跑到了厨房。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这边是厨房/刚好在这个时候后厨里面传出敲鱼头的声音,一不留神,施总就从后面穿到后厨了。

施善玉:我看到厨师把鱼摔倒池子里面,用棍子打它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有种感觉,好像自己的小孩子被人家打了的感觉,心里很不舒服,我就把厨师拉到边上,我说让我做给你看。

对鱼爱护有佳的施善玉,看到厨师这样杀鱼,实在是忍不了了。

施善玉:我说你用刀在鱼鳃上速度很快的划上两刀。鱼就慢慢慢慢地死亡了,它不就没有感觉了,这样死亡了以后尾巴就慢慢吧嗒吧嗒跳一跳就很好,就没有任何的感觉,这样的过程是比较不痛苦的。

平常厨师杀鱼都是在鱼的头部猛烈敲击一下,把鱼打晕再进行宰杀,而施善玉则告诉厨师抓鱼时要轻轻的抚摸鱼身,杀鱼时也要让鱼没有痛苦的死去。

看到施善玉对杀鱼都这样细心、温柔,吴建红很是感动。

陕西某餐饮集团董事长吴建红:人基本都是成正比例的。我觉得看着这么粗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对鱼这么温柔。施总能对鱼这个样子,他对人绝对没问题,他做人他的人品,为人处世绝对是没问题的,所以我就下定决心跟他合作。

看到施善玉杀鱼的态度,吴建红相信施善玉给出的价格已经很低,马上和施善玉建立了合作关系。

通过吴建红,施善玉的鱼销售到西安、成都、厦门等各地的餐馆,不到半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了近2000万元。

不仅如此,施善玉卖鱼还有一招。每次捞鱼,施善玉发现,他的渔场里偶尔能捞出大鱼。2014年10月,经销商们来买鱼的时候,施善玉捕捞上来一条60多斤重的大鱼,就是画面中的这条,这时候现场一下子失控了。

施善玉的员工白曙光: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这个大鱼给捞上来了,当时大概有一米多的鱼,很多人都想买,这是鱼王,你说卖给谁,卖给这个得罪那个。

施善玉:当时好几个人都要买,其他人车子停下来也要买,老百姓也要,我当时不好弄。

当时,好几个人都争着买那条鱼,现场一下子混乱起来。施善玉左右为难。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让他的销售额又多增加了一千多万。施善玉是怎么做的呢?

当时,就在大家都在抢那条大鱼的时候,施善玉觉得要卖给一个最合适的人。他现场他没有卖那条鱼,到了下午两点,施善玉突然在微信上提出,2点到5点,开始拍卖这条鱼,而且注明了一个条件:喜爱鱼者优先!

最终一位餐馆老板以1万2000元的价格拍卖成功,送给了自己的母亲,这让施善玉很欣慰。让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这次拍卖让渔场的知名度一下子打开,吸引了很多经销商。

施善玉的员工白曙光: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而且是爆发式的,一下知名度就打开了。我们就觉得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当时礼品销售也好,酒店销售也好,订单就多了。

福建省泉州市水产经销商张联春:销路不愁,而且通过我们福建水产商会,在全国有上百个水产商会,再加上目前互联网的电商模式,你现在点一下,明天这个鱼就到你家餐桌上了,还是活的。

现在,施善玉正在与西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合作,进行水源保护与产业发展的科研项目,将瀛湖的水最合理地利用起来,养出更多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