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羊价跌哈市未“借光”

今年,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销售的两个产地的羊肉价格有点变化——内蒙古散养羊收购价出现20年来“首降”,每斤18元的价格令降幅达…

新晚报12月3日讯
冰天雪地,吃上一顿涮羊肉再舒坦不过了。这也让羊肉在冬天迎来消费旺季。今年,在哈市销售的“国产羊肉”两个产地的价格有点变化——内…
新晚报12月3日讯
冰天雪地,吃上一顿涮羊肉再舒坦不过了。这也让羊肉在冬天迎来消费旺季。今年,在哈市销售的“国产羊肉”两个产地的价格有点变化——内蒙古散养羊收购价出现20年来“首降”,每斤18元的价格令降幅达到30%;吉林育肥羊收购价为每斤20元,降幅10%。
不过,哈市零售市场的羊肉价格未见松动。监测数据显示,7月至今,哈市羊肉价格略有下降,不过都以“分”计,基本还是维持在每斤30元左右。为何内蒙古、吉林的羊肉价格降了,哈市的零售价格却不见松动?未来羊肉价格走势又将如何?记者连线我国羊肉产量最大的内蒙古自治区以及吉林养殖基地,并走访哈市的羊肉市场进行了调查。
本地零售价格没松动 均价30元
在革新农贸市场,卖了6年羊肉的李老板看着“内蒙古羊肉降价了”的消息,一脸茫然。“肉价没见着有变化啊。”羊肉片30元一斤、羊排30元、羊肉38元,仅有部分品种能卖到28元,李老板说。
记者走访市场发现,价格普遍在30元左右浮动——南岗区家乐市场、道里安顺市场、道外卫生马路市场羊肉价格均为30元一斤,香坊中心市场、平房新城市场价格为32元一斤。
数据显示,7月份羊肉均价每斤30.83元,8月份30.37元,9月份30.23元,10月30.15元,11月30.34元。“今年的价格比去年高。去年7月羊肉每斤28.93元,8月时29.25元,9月份29.93元,10月份30.16元,11月30.16元。”相关人士表示。
内蒙古养殖户集中抛售 散养羊降价30%
目前哈市市场上的国产羊肉,分为散养和育肥两种。前者来自内蒙古,后者来自吉林、山东等地。
昨天,记者连线内蒙古苏尼特右旗散养户格日勒,她称,“从7月初至11月初,苏尼特右旗散养羊的收购价从去年每斤26元降至18元,下降30%。”以散养羊为例,一头羊每年只能产一只羔羊,生长周期8至12个月。格日勒今年卖掉400只羊,收入比去年减少10万元,算下来一头羊少卖250元。
格日勒说,“年初出现小反刍疫情,当时好多羊卖不出去就压着,等能卖时,因为集中抛售,价格一下跌下来了。”
其他养殖户表示,散养羊基本都是在冬天前出售,这也是继疫情后,养殖户集中抛售的原因之一。
吉林养殖户连锁反应 批发价一斤降2元
再看距离哈市最近的肉羊养殖基地吉林乾安。乾安县养殖的育肥羊大多供给哈市。
养殖户刘宇一年出栏育肥羊400多只。他说,“肉羊价格从4月就开始降,现在羊肉批发价每斤降了2元,出栏一头羊少赚100元。”
刘宇说,“现在批发价一斤23元,去年批发一斤25元。眼下,一头羊的价格在800元至1000元,而去年一只羊至少要1000至1200元。”刘宇告诉记者,这是受全国价格下跌的影响。今年正月,育肥羊收购价每斤23元至24元,4月降至每斤21.5元,最低时一度降到每斤18.5元,眼下的收购价为每斤20元。“价格目前还没有回升的迹象”,刘宇说。
进口羊肉主导哈市市场 价格涨了
内蒙古和吉林的羊肉都主要供应哈市。为何两地的价格降了,而哈市的零售价不动且有所上涨呢?
记者了解到,冰城羊肉六成以上靠进口,主要来自新西兰。而育肥羊肉和内蒙古羊肉只占两成。“虽然内蒙古等地的肉短时间大量补缺市场,但是还起不到大幅拉低价格的作用。”省肉类协会唐新宇秘书长说。
为何“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呢?记者了解到,主要因为一个词:便宜。虽然去年17元至18元到岸的羊肉,今年到岸价格要达到21元一斤,同比要高出1/4左右,但价格仍然比国内羊肉便宜,所以,这也是冰城羊肉价仍“按兵不动”的主要原因。
出栏量
2010年哈市出栏羊达到49.2万只,2011年52.6万只,2012年52.6万只,2013年55.8万只,今年到9月份出栏数量在41.1万只。
规模化养殖场
2011年哈市养殖场在561家,2012年448家,2013年486家,今年哈市还新建了肉羊的规模化养殖场15家。
专家称短期内羊肉价格波动不大
未来羊肉价格走势如何?畜牧专家说,5年内不会有大的波动。
省农科院畜牧研究所羊研究室负责人刘玉峰解释说,散养羊的养殖周期至少8个月到1年,一年最多上市一头,出肉率为35斤左右。与其相比,育肥羊的出栏期很短,也就在5个月左右,一年能上市两到三头,出肉率在45斤左右。
可是,育肥羊目前在我国肉羊养殖中占比为20%,刘玉峰说,国内育肥羊比例大约占到全国养殖比例的35%时,羊肉价格才会像猪肉价格一样,出现波峰和波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直上涨,那大约得五年后。
另外,刘玉峰也表示,肉羊上市大致要经历——抓羊、育肥、屠宰、批发、加工、零售这6个环节,这6个环节大致要占去50%的利润。如果源头羊肉价格只是微降,零售终端经过层层加价后,羊肉零售价格也是不会有明显松动的,因为这50%的利润是羊肉上市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

2014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小反刍兽疫让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的养殖户“谈疫色变”,作为国内畜牧业主产区,内蒙古自治区的活羊市场感受到了强烈的“阵痛”。

今年,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销售的两个产地的羊肉价格有点变化——内蒙古散养羊收购价出现20年来“首降”,每斤18元的价格令降幅达到30%;吉林育肥羊收购价为每斤20元,降幅10%。

从养殖源头到屠宰加工、终端销售各环节,这场疫情带给肉羊产业一连串的影响仍在持续发酵。

不过,该市零售市场的羊肉价格未见松动。监测数据显示,7月至今,全市羊肉价格基本还是维持在每斤30元左右。为何哈尔滨的零售价格不见松动?笔者连线我国羊肉产量最大的内蒙古自治区以及吉林养殖基地,并走访了哈尔滨市的羊肉市场进行了调查。

近日,位于该市五原县的一家养殖场内,养殖户张兵正坐在圈舍旁发呆,在他的面前,是围栏内享受着北纬40°阳光的肉羊。

内蒙古养殖户集中抛售散养羊降价30%

“今年1月到7月初,我已经赔了四五万元钱,”张兵苦笑道,“养得越多赔得越多。”2012年和2013年,是张兵肉羊存栏量最多的年份,达到了1200多只。而现在,圈舍内的存栏肉羊已经减少到了五六百只。

目前在哈尔滨市场上的国产羊肉,分为散养和育肥两种。前者来自内蒙古,后者来自吉林、山东等地。日前,笔者连线了内蒙古苏尼特右旗散养户格日勒。她称:“从7月初至11月初,苏尼特右旗散养羊的收购价从去年每斤26元降至18元,下降30%。”以散养羊为例,一头羊每年只能产一只羔羊,生长周期8个月至12个月。格日勒今年卖掉400只羊,收入比去年减少10万元,算下来一头羊少卖250元。格日勒说:“年初出现小反刍疫情,当时好多羊卖不出去就压着;等能卖时,因为集中抛售,价格一下跌下来了。”

赔的钱去哪儿了?养殖场场主项永胜算了一笔账:购买羔羊育肥每只660元,饲料每月110元,育肥期需3个月;药费每只5元,人工费每只15元。算下来,一只肉羊的养殖成本是1010元。以一只出栏肉羊胴体重50斤计算,屠宰加工厂若以每斤25元收购,养殖户的收益为每只240元,这还不包括损耗羊,即死羊。“一般100只的羊群,在养殖中损耗为3只。”项永胜介绍。

当地其他养殖户表示,散养羊基本都是在冬天前出售,这是继疫情后,养殖户集中抛售的原因之一。吉林养殖户连锁反应批发价一斤降2元

这只是一种理想的计算方法。现实中,肉羊的收购价格是“随行就市”。

再看距离该市最近的肉羊养殖基地吉林乾安县。该县养殖的育肥羊大多也供给哈尔滨。

有监测数据显示,6月份,该市的羊肉市场价格为每斤48元,比上年同期价格每斤下降5元,降低9.4%。对于这个数据,项永胜认为不够准确,“今年2月,肉羊收购价是每斤22.5元,然后一路下降,现在出栏收购价在每斤19元到20元。”项永胜的说法得到了其他养殖户的认同,“2014年,是价格浮动最大的一年,以前在1元钱间浮动,今年在4元间浮动。”不仅如此,收购价难以得到保障也损害了养殖户的热情。项永胜所在的养殖场,2013年一期工程尚有20多户养殖户进场,现在仅剩六七家处于观望。

养殖户刘宇一年出栏育肥羊400多只。他说:“肉羊价格从4月就开始降,现在羊肉批发价每斤降了2元,出栏一头羊少赚100元。”

收购价一路走低,养殖成本却“赤裸裸”地摆在那里,看着圈舍内一天天膘肥体壮的育肥羊,养殖户们欲哭无泪。

刘宇说:“现在批发价一斤23元,去年批发一斤25元。眼下,一头羊的价格在800元至1000元,而去年一只羊至少要1000至1200元。”刘宇表示,这是受全国价格下跌的影响。今年年初,育肥羊收购价每斤23元至24元,4月降至每斤21.5元,最低时一度降到每斤18.5元,眼下的收购价为每斤20元。“价格目前还没有回升的迹象”,刘宇说。进口羊肉主导全市市场价格涨了

日前,蒙羊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闫树春曾在微信中感叹:现在,是内蒙古肉羊的冬天。他认为,2014年初发生在巴彦淖尔市的一场小反刍兽疫是事件源头,甚至有养殖户因此破产。

内蒙古和吉林的肉羊都主要供应该市。为何两地的价格降了,而该市的零售价不动且有所上涨呢?

疫情发生后,农业部派出了工作组,采取综合防控措施,对巴盟5090只病羊以及同群羊进行了捕杀和无害化处理。同时,巴盟严格检疫监管,在交通要道设置临时检查站,限制市内牛羊流动,关闭全市活畜交易市场。

据了解到,哈尔滨的羊肉六成以上靠进口,主要来自新西兰。而育肥羊肉和内蒙古羊肉只占两成。“虽然内蒙古等地的羊肉短时间可大量补缺市场,但是还起不到大幅拉低价格的作用。”黑龙江省肉类协会唐新宇秘书长说。

“内蒙古肉羊70%走外省,区内自用的才占30%左右。”一位业内人士说。自治区农牧业厅产业处副处长郏金梅在一次公开场合,也用官方数据证明了“输出”占据主要地位。“内蒙古每年区内消费的羊肉大约是25万吨,牛肉是10万吨,65万吨的羊肉和40万吨的牛肉,以粗加工的形式或以活畜的形式销往区外市场。”郏金梅说。

为何“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呢?笔者了解到,主要因为便宜。去年以每斤17元至18元到岸的羊肉,今年到岸价格要达到21元,同比要高出1/4左右,但价格仍然比国内羊肉便宜。所以,这也是冰城羊肉价仍“按兵不动”的主要原因。王辛娜

“去年,到了出栏时,新疆人就会过来收羊,谁家有出栏的肉羊就收谁家的。”在张兵的记忆中,巴彦淖尔的活羊被新疆收走的占30%左右。但是项永胜认为,小反刍兽疫、暂停跨省收购仅是一方面的原因,大市场“需求疲软”才是主因。

出栏量2010年哈尔滨全市出栏羊达到49.2万只,2011年达52.6万只,2012年达52.6万只,2013年达55.8万只,今年到9月份出栏量在41.1万只。

“今年购买力下降,光靠本地消化羊肯定不行。”内蒙古小尾羊牧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胡振利语气略显焦灼,“过去,本地羊基本都被广东、四川、新疆等省份调走了,而现在我们也不可能高于市场价收购。”作为一家兼具养殖、屠宰加工、餐饮的企业,他表示,公司的肉羊除了供给自身的餐饮终端使用,其余的也曾因为禁止跨省调运走不出去。

规模化养殖场2011年哈尔滨养殖场有561家,2012年有448家,2013年有486家,今年还新建了规模化养殖场15家。

那么,肉羊加工企业能否“趁此”屠宰加工、冷藏一批羊肉制品?“库存太大,占用资金太多,受不了。”胡振利表示不大可能。

责任编辑:王伟

一场疫情,暂停活羊跨省流动,养殖户受损,育肥羊补饲断档,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形成了一个似乎无法走出去的“怪圈”。在这场无法预知的疫情背后,暴露出了肉羊产业对疫病风险的控制较弱。

“产品深加工不足,产业化程度不够,产业链短,抗风险能力低,正是目前肉羊产业的现实。”闫树春说。“肉羊应该像猪肉收储一样,价格能调控就好了。”项永胜感慨道。

育肥羊的主人在盘算着,8月的收购价能回升,这批出栏羊就能卖一个好价钱。如果达到每斤25元,一只羊就能挣二三百元;而这样的期待,并非“没有根由”。

经过了半年多的煎熬,情况似乎正在好转。七月初,农业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活羊跨省调运监管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实施小反刍兽疫免疫的省份可向非免疫省份调运活羊,但仅限屠宰用途;由免疫省份到输入地省份屠宰场实行“点对点”调运,需满足相关条件,如:免疫后超过21天,并在有效免疫保护期内;所在羊群最近21天内未引进活羊;在实验室血清学检测基础上,经产地检疫合格,且动物检疫合格证明A证经县级以上动物卫生监督机构负责人签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