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澳门VB1市场为何突然升温 国际市场需求不断增加

在过去几年里,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出口数量一直占总产量的8成左右。但由于进入21世纪以后,国际市场上维生素销售情况较好,故国内一些生产商纷纷扩大了维生素产能,导致不少品种产能严重…

毫无疑问,我国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维生素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据相关数据,2008年,全国维生素类原料药总产量为16万吨,2009年17万吨,2010年23万吨,2011年24万吨…

B族维生素向来被视为市场上的“小品种”,与全球销量数万吨甚至十几万吨的VC、VE相比,每年仅有两三千吨销量的B族维生素很难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是自今年年初以来,B族维生素市场突然升温,就连原来市场一直波澜不惊的VB1现在的订单也是如雪片般飞来,业内多感不可思议。
国际市场需求不断增加
VB1是天然存在于植物(如米糠、麦麩和豆类等)以及酵母中的一种水溶性维生素物质,目前市售的VB1均为人工合成品。VB1临床主要被用于治疗“VB1缺乏症”(如脚气病、食欲不振、消化不良、抑郁症、易激动、注意力不集中和记忆衰退等)。过去十几年来,VB1的一些衍生物在国际市场上十分抢手,如呋喃硫胺、丙硫胺和苯磷硫胺等。VB1及其各种衍生物除药用以外,更多用于饲料添加剂和食品添加剂,化妆品行业用量也很大。自2005年以来,我国已成为国际VB1市场的主要出口国,年出口量始终保持在3000~4000吨。
2008年,我国VB1总产量约为6800吨,年出口数量合计为3692吨。东北制药总厂一直是我国最大的VB1生产商和出口商,近年来随着国际需求的增加,我国VB1产能连年扩大。东北制药总厂随着去年的迁址,建起了产量比原来扩大了1倍的VB1新生产线。湖北华中药业和天津中津药业也在积极提高各自的产能,以满足国外订单的需求。据悉,天津中津药业已与德国巴斯夫公司达成合资协议,拟建一条专门生产VB1的新线,该企业今后VB1年产量将达2500吨。湖北华中药业也在与瑞士罗氏公司接洽,将成立合资公司专门生产包括VB1在内的维生素原料药。浙江天新药业近年来迅速崛起,已成为国内主要VB1生产商,其VB1原料药总产能已达3000吨,主要产品为硝酸硫胺和盐酸硫胺,去年该公司的VB1产量和出口量均已跃居国内“老二”的位置。
我国产品价格仍然低廉
目前我国出口的VB1产品主要有VB1盐酸盐、VB1硝酸盐和VB1的各种衍生物(如丙硫胺与呋喃硫胺等)三类,其中硝酸硫胺出口数量最多。
VB1衍生物出口价格最高,盐酸硫胺次之,而硝酸硫胺出口价最低。去年因受国际金融危机以及某些VB1合成原料价格大幅上扬的影响,我国VB1出口总量比上年锐减1~2成,为近5年来的新低。但自今年1季度以来,我国VB1出口价格和数量齐增,尤其是出口价,比去年同期陡升42%,从19美元/Kg升至27美元/Kg,而且出口势头仍然强劲。据分析,虽然我国VB1产品出口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4成,但与西方维生素巨头们生产的同类产品相比,我国产品的价格仍然便宜4成左右。估计这就是今年1季度国外订单纷至沓来的主要原因。
新用途进一步拉动需求
事实上,VB1一直是巴斯夫和罗氏的主导产品,但是这两大国际巨头均面临越来越大的欧盟环保成本压力,所以产量逐年下降,导致国际用户转向中国广交会订购我国VB1期货。此外,近几年医学界陆续发现VB1有不少令人感兴趣的保健用途,其中包括:VB1新衍生物之一的“苯磷硫胺”能预防因血糖过高所引起的视网膜毛细血管内皮受损;中老年人经常补充VB1可预防医学界目前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阿尔茨海默氏症;高血糖病人、糖耐量升高者和糖尿病患者每天补充摄入VB1制剂可预防动脉粥样硬化症,从而降低中风或心肌梗死等致命心血管意外的发生率;经常摄入VB1者有助于降低恶性肿瘤的发病率;预防白内障等等。总之,VB1的保健新用途业已引起国际医学界的高度重视,而且已经成为推动国际市场销量增长的新动力。
另据国外最新报道,在牲畜或家禽出栏一两个月前给予一定量的VB1或烟酸/烟酰胺等B族维生素,可使屠宰后的肉质更加鲜嫩、含水量高、口感更佳。所以,VB1和烟酸/烟酰胺等B族维生素现已成为国外饲养业必不可少的饲料添加剂。这一新发现直接导致VB1等B族维生素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需求猛增。
近几年,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牲畜、家禽饲养业规模急剧扩大,这些国家对我国饲料添加剂级B族维生素产品的需求量亦在急速扩大。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现已成为我国B族维生素原料药新的出口市场。
笔者认为,随着西方国家饲养业的逐渐复苏和东南亚地区饲养业的崛起,B族维生素及其它维生素类产品的需求将急剧扩大,预计今明两年内,维生素B1将上升为我国B族维生素出口的主要品种,发展前景十分光明。

在过去几年里,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出口数量一直占总产量的8成左右。但由于进入21世纪以后,国际市场上维生素销售情况较好,故国内一些生产商纷纷扩大了维生素产能,导致不少品种产能严重过剩,不仅VC、VE等老品种产能过剩,就连VB2、VB3和生物素等产量相对较小的B族维生素产品的产能也开始囤积。

毫无疑问,我国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维生素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据相关数据,2008年,全国维生素类原料药总产量为16万吨,2009年17万吨,2010年23万吨,2011年24万吨,2013年由于出口情况较好,估计全国维生素类原料药总产量接近26万~27万吨。

目前,我国生物素产量已占全球生物素市场的90%,出口量逐年增加,但出口价逐年下滑,其它维生素品种境况比生物素也好不了多少。

在过去几年里,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出口数量一直占总产量的8成左右。但由于进入21世纪以后,国际市场上维生素销售情况较好,故国内一些生产商纷纷扩大了维生素产能,导致不少品种产能严重过剩,不仅VC、VE等老品种产能过剩,就连VB2、VB3和生物素等产量相对较小的B族维生素产品的产能也开始囤积。

以量取胜

比如我国生物素产量已占全球生物素市场的90%,出口量逐年增加,但出口价逐年下滑,其它维生素品种境况比生物素也好不了多少。

在过去几年里,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出口确实成绩可喜,但主要以数量取胜,而相比之下,巴斯夫、罗氏等大公司目前主要生产高档维生素原料药,以质量和高价取胜,尤其是用于手性合成原料的高档维生素产品方面,我国和国际大型药企尚有不小差距。

以量取胜

总体上看,我国维生素原料药出口在过去几年里一直保持着增长态势。据中国医保商会统计,2010年,我国共计出口维生素原料药20万吨,2011年为21万吨,2012年虽然对欧美国家的维生素出口量有所下降,但全国维生素出口总量仍有19.29万吨。总的来说,在过去3年里,在全球原料药市场并不十分景气的大背景下,维生素成为我国原料药出口增长的亮点之一。

在过去几年里,我国维生素类原料药出口确实成绩可喜,但主要以数量取胜,而相比之下,巴斯夫、罗氏等大公司目前主要生产高档维生素原料药,以质量和高价取胜,尤其是用于手性合成原料的高档维生素产品方面,我国和国际大型药企尚有不小差距。

2013年,尽管原料药出口同比下降较多,但维生素出口情况继续保持在原料药中的领头地位。据海关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共计出口维生素类原料药19.72万吨,比上年略有增长。

总体上看,我国维生素原料药出口在过去几年里一直保持着增长态势。据中国医保商会统计,2010年,我国共计出口维生素原料药20万吨,2011年为21万吨,2012年虽然对欧美国家的维生素出口量有所下降,但全国维生素出口总量仍有19.29万吨。总的来说,在过去3年里,在全球原料药市场并不十分景气的大背景下,维生素成为我国原料药出口增长的亮点之一。

在出口市场中,亚洲、欧洲及北美洲仍为我国维生素原料药的三大出口市场,其中对亚洲出口维生素5.26万吨,对欧洲出口6.88万吨,对北美洲出口5.30万吨,我国维生素对上述三大市场的出口数量合计约占我国出口维生素原料药总量的88%,表明我国维生素出口对上述三大市场的严重依赖性。

2013年,尽管原料药出口同比下降较多,但维生素出口情况继续保持在原料药中的领头地位。据海关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共计出口维生素类原料药19.72万吨,比上年略有增长。在出口市场中,亚洲、欧洲及北美洲仍为我国维生素原料药的三大出口市场,其中对亚洲出口维生素5.26万吨,对欧洲出口6.88万吨,对北美洲出口5.30万吨,我国维生素对上述三大市场的出口数量合计约占我国出口维生素原料药总量的88%,表明我国维生素出口对上述三大市场的严重依赖性。

几年前,我国维生素生产商开始着手打开中东欧、拉丁美洲和非洲新市场并取得一定进展,但由于大多数中东欧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国民收入远不如西欧国家的高,其饲养业也不如西欧发达,这些国家无论是药用还是饲料添加剂级维生素的需求量也不大,故我国维生素出口商试图打开人口众多的中东欧14国市场的努力并未取得很大回报。

几年前,我国维生素生产商开始着手打开中东欧、拉丁美洲和非洲新市场并取得一定进展,但由于大多数中东欧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国民收入远不如西欧国家的高,其饲养业也不如西欧发达,这些国家无论是药用还是饲料添加剂级维生素的需求量也不大,故我国维生素出口商试图打开人口众多的中东欧14国市场的努力并未取得很大回报。

非洲也有不少经济发展情况较好的国家如埃及、南非和利比亚等,但由于这些国家政治动乱、经济发展停滞等各种因素,我国对非洲市场出口维生素类原料药数量远不如最初预想的好。这从去年细分维生素原料药出口数据上可清楚显示出:2013年,我国维生素原料药对非洲市场的出口总价值仅有1982万美元,对拉美市场的出口金额仅1.03亿美元,对中东欧国家出口维生素总金额为8900万美元,对东盟国家出口维生素1.69亿美元。总体上看,我国对新兴国家市场出口维生素类原料药成绩不佳。

非洲也有不少经济发展情况较好的国家如埃及、南非和利比亚等,但由于这些国家政治动乱、经济发展停滞等各种因素,我国对非洲市场出口维生素类原料药数量远不如最初预想的好。这从去年细分维生素原料药出口数据上可清楚显示出:2013年,我国维生素原料药对非洲市场的出口总价值仅有1982万美元,对拉美市场的出口金额仅1.03亿美元,对中东欧国家出口维生素总金额为8900万美元,对东盟国家出口维生素1.69亿美元。总体上看,我国对新兴国家市场出口维生素类原料药成绩不佳。
海外市场泾渭分明

海外市场泾渭分明

为何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新兴国家维生素市场迟迟不能打开?据分析其中涉及到不少因素。首先是,新兴国家国民还没有每天服用多种维生素作为保健防病措施的习惯,故虽然新兴国家人口众多,但这些国家的药用/保健食品用途的维生素原料药销量实际并不大。其次,我国对新兴国家的出口维生素产品主要以饲料添加剂级维生素为主,药用维生素出口数量较小。

为何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新兴国家维生素市场迟迟不能打开?据分析其中涉及到不少因素。首先是,新兴国家国民还没有每天服用多种维生素作为保健防病措施的习惯,故虽然新兴国家人口众多,但这些国家的药用/保健食品用途的维生素原料药销量实际并不大。其次,我国对新兴国家的出口维生素产品主要以饲料添加剂级维生素为主,药用维生素出口数量较小。

而相比较,西欧和美国则以进口药用级等附加值较高的维生素原料药为主,饲料添加剂为辅。从出口维生素品种构成上可显示出各出口市场的经济发展差距我国医药级维生素C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而对人口众多的新兴国家出口数量相对较小。反之,我国VE、VB3和生物素等饲料添加剂对新兴国家的出口数量巨大。

而相比较,西欧和美国则以进口药用级等附加值较高的维生素原料药为主,饲料添加剂为辅。从出口维生素品种构成上可显示出各出口市场的经济发展差距我国医药级维生素C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而对人口众多的新兴国家出口数量相对较小。反之,我国VE、VB3和生物素等饲料添加剂对新兴国家的出口数量巨大。

由此看来,一旦新兴国家养禽业或畜牧业遇到禽流感或疯牛病疫情,则饲料级维生素的需求数量将急剧下降。而且全球养禽业在过去几年里增速开始放缓,这也是我国维生素出口数量有所下降的一大因素。从总体来看,我国药用级维生素出口一直保持平稳状态。

由此看来,一旦新兴国家养禽业或畜牧业遇到禽流感或疯牛病疫情,则饲料级维生素的需求数量将急剧下降。而且全球养禽业在过去几年里增速开始放缓,这也是我国维生素出口数量有所下降的一大因素。从总体来看,我国药用级维生素出口一直保持平稳状态。

由于去年我国出口维生素遭遇包括西欧及新兴国家在内的数量下滑寒流,国内各主要维生素生产商已纷纷采取压缩产量等措施,以应对国际维生素市场这一新变化。

由于去年我国出口维生素遭遇包括西欧及新兴国家在内的数量下滑寒流,国内各主要维生素生产商已纷纷采取压缩产量等措施,以应对国际维生素市场这一新变化。

综上所述,我国在维生素类原料药产量上已在国际市场占有主导地位,而且欧洲主要维生素生产商已不再生产低附加值维生素转而生产高附加值维生素产品,故欧洲各国必须从我国进口低档维生素类原料药做深加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国维生素在产能巨大的情况下,将继续成为全球维生素产销领先者,其中药用级维生素出口量增长在短期内难以提升,而由于新兴国家的养禽业和畜牧业在总体上仍在不断发展中,故饲料级维生素品种有望继续保持增长。

综上所述,我国在维生素类原料药产量上已在国际市场占有主导地位,而且欧洲主要维生素生产商已不再生产低附加值维生素转而生产高附加值维生素产品,故欧洲各国必须从我国进口低档维生素类原料药做深加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国维生素在产能巨大的情况下,将继续成为全球维生素产销领先者,其中药用级维生素出口量增长在短期内难以提升,而由于新兴国家的养禽业和畜牧业在总体上仍在不断发展中,故饲料级维生素品种有望继续保持增长。